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4 章 黑白追杀逢知已
第3节 黑白追杀逢知已3
段子羽见她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大为得意。他一见到史青便觉特别的亲近,是以调笑无忌。此时见她红晕满颊,梨涡微现,晚霞映照之下,艳丽不可方“物,不觉动情,柔声道:“好妹子,告诉我,你怎么自己找到我来了。你娘他们哪?”

  史青只觉他手上两股热力透将过来,登时全身躁热,心头如揣了对小兔子般怦怦乱跳。

  忙轻轻挣开他的手臂,侧过脸去,让晚风吹拂自己发烧的面颊,半晌幽幽道:“谁叫你在酒楼上‘妹子’‘妹子’喊得那般亲热,弄得人家心硬不起来。又怕你带伤走了,路上被那些挨千刀的劫路小贼捡到便宜,这才偷偷跑来想帮着你,若是帮不上你,便和你一道死好了。”

  段子羽听得这番话,心头狂喜。他这番出道,世上除了仇人外,都是休戚无关的陌路人,每想到自己将如浮萍一般,浪迹四海,便不禁自伤身世,酸楚泪落,每见到亮着灯火,有笑语传出的茅屋农舍,便叹羡不已。现今见史青对自己情深如斯,平空中多出位可以相依相赖的红颜知已,喜悲交加,泪水潸然而下。

  史青听他没有回声,转过头来,见到他这副尊容,既好生不解,又爱怜横生,伸袖拭去他的泪水,关切地问道:“羽哥,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痛了你的伤口?”

  段子羽摇头道:“不是。是我自己感伤身世,然这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难得妹子对我这么好,是以泪落。”史青听他说得凄凉,不禁冲口道:“我会一辈子对你这么好。”

  话甫出口便觉失言,段子羽却是大喜,道:“真的?”史青见他渴盼的面容,毅然道:

  “真的。”段子羽还有些半信半疑,敲钉转脚,伸出手掌道:“一定?”史青此时倒平静下来,伸出手掌与他对击三掌。想到自己半日之内居然私订终身之约,虽说得郎如此,可以无憾,但心中空落落的,说不上是喜是悲。

  段子羽大喜过望,却全然不知这简单的言语和仪式中所蕴含的最庄重的真缔,握住她的双手道:“妹子,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也会一辈子对你好了。”史青心中一酸,笑道:

  “羽哥,你本对我就好。我要偷你的东西,你不但不怪我,还请我喝酒,还送我金子。”说着,从袖中摸出那锭金子,此刻才感觉到,这锭金子竟如是之重。

  段子羽笑道:“这算什么,妹子喜欢,我这里有更好的。”

  打开包裹,取出一串珍珠项链,为她挂在脖子上,一枚凤头钗插在她发譬上,一只虾须镯,套在她腕上。史青不忍沸他美意,任他施为,心中又想,这或许便是人们所说的文定纳聘之币吧。

  段子羽为她桩饰停当,退后两步,细细观赏。只觉这珠宝益增光彩。口中啧啧称叹。史青被他瞧的不好意思,又见晚霞满天,时辰不早,这一带却甚是荒凉,连个借宿的地方都没有。起身道:“羽哥,咱们还是快上路吧,前面三十里处有个小镇,赶到那里投宿吧。”

  段子羽登时想起还有大事要办,忙忙牵过马来,又见西风肃杀,甚是劲厉,史青翠袖单衣,恐她不胜风寒,取出一件貂领黑绒大髦给她围上。二人并骑疾行,乌椎马脚程极快,日头刚落时分,已到了小镇。

  小镇上住户不多,客栈也仅有一家,这一带往来客商不多,生意也清淡得很。

  掌柜的见到一对鲜衣怒马的玉人光降,真感荣宠无比,上下伙计人等忙前跑后,不大会工夫,整治一桌还算齐整的酒菜。

  段子羽和史青对饮对斟,两情欢洽,饮到半酣,史青在桌下拉过段子羽手来,一笔一划地写着,外人看来,还以为这对小夫妻酒动春情,捏手捏脚地调情呢。段子羽却是浑身一震,史于写的是“酒里有毒,慎勿莽动,想法逼毒。”

  段子羽暗暗行气察查,果真着了人家的道,却想不出下毒是何等人,只得暗暗提气,将毒聚在一团,逼在胃部。

  心中凛然。

  厨房里转出一人,娇声笑道:“小皇爷驾到,臣妾等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则个。臣妾这里给您见礼了。”说罢,敛衽福了三福,神态妩媚之中不无恭谨。

  段子羽一见大怒,喝道:“武青婴,好个贼妇,居然还有胆子来见我。”作势欲起,史青忙拉住他的手,重重捏了一把,段子羽想起她的“慎勿莽动”的劝戒,又坐了下去。

  武青婴虽已年逾不惑,但自重姿色,于养颜之术上颇有所精,是以看上去不过三十许人,而妖冶婀娜,较之一般少女更具魅力,于她的“雪岭寒姝”的绰号颇不相符。

  武青婴笑道:“小皇爷,臣妾等是有疏礼之处,您大人大量,又何必动怒,别气坏了您的龙体,臣妾忙于接驾备酒,一不留神把一瓶药粉撤在酒菜中了,毁掉重作又怕小皇爷等的焦急,反正这东西吃下去也无妨碍,不过是暂时不能和人动手罢了。臣妾想小皇爷乃万乘之尊,纵有天大的事也是臣妾等代为料理,焉有劳您亲自动手的道理,小皇爷索性休息几日,这药劲儿有个三五天也便过去了。”

  旁边一人大声道:“师妹,和这小子罗嗦什么?倒象他真是什么皇帝老子似的,没的损了自己的身份。”

  段子羽循声望去,却是卫壁扮成个伙计站在武青婴身旁,易容颇是高明,若不出声;实难认出他便是风流倜傥,卓尔不群的卫庄主。

  武青婴郑容道:“师哥,你这话可是大不敬之语。想我四大家臣也世代尊段氏为帝,小皇爷虽失国蒙难在外,那是我们作臣子的耻辱。这么多年来,我们四大家哪一代不是以兴复大理故国为已任。只可惜势单力薄,时机未至,徒呼负负,我等虽不肖,亦当秉承祖宗遗志,岂敢忘了故主。小皇爷神武天纵,我等更应追随麾下,甘效死命而已。”

  段子羽心下暗暗称奇,当面撒下瞒天大谎脸不红,心下跳固属难能,但象这般讲得慷慨激烈,满腔忠义,却非辩口宏才不足以作到。他原本以为落人这二人之手,必先受番折辱方能就死,是以始终不敢运功将毒逼出体外,掌上蓄满功力,一俟二人走近,便猝然发难,图个同归于尽。

  不料武青婴满口忠义,若非欧阳九无数次讲过当年便是这二人勾结一群蒙面客上府夺取一阳指谱,段子羽当真要以为这艳妇真乃忠烈之土了。

  史青在背后伸指于他手上写道:“此毒邪门,解药不灵。”他此刻方彻底绝望。史青的师傅七手童子是使毒的大行家,凡使毒者必然擅解毒,是以各种解毒丹丸史青的囊中无不俱备,她乘几人说话之机,偷偷连服了十几种解药,可哪一种下去都如泥牛人海,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心下大慌,这才在段子羽手上写明。她年齿虽稚,却也是老江猢了。江湖阅历较段子羽丰富得多,武青婴和卫璧的为人她虽不悉知,但一遇到这阵仗,便知是生死大敌。先前她要段子羽慎勿妄动,是寄望于师傅的解毒丹,解药无灵,也只有拼命了。

  忽听街上一人道:“说不得,冷谦,这穷乡僻壤的,找家酒店都难,这几天我的嘴上谈出鸟来了,***,总算这还有一家,虽不算好,秃子没毛,也只得将就了。”

  话声由远及近,片刻间三人步声囊囊,已到店门。卫璧神色疾变,伸手去拨袍下的长剑,。武青婴忙摆摆手,转身趋入厨房。卫壁略沉吟间,三人已大步走了进来。

  却见一个粗壮汉子手提一条黄狗,把狗在桌上一摔,大声道:“店家,把这狗剥洗干净了,大块红肉烧来下酒。”

  店中伙计俱是武家庄的家丁,见主人不发话,只得仰起笑脸,把狗提至厨下收拾。

  周颠回身看到段子羽伏身桌上,显是醉了,只有史青兀坐桌前,神色差愕。酒肴满桌,香气飘来,周颠一闻之下,食指大动,竟忍耐不住,大声道:“小姑娘,讨你盏酒吃,待会再赔还你。”端起一盏酒,向口中倒去。

  史青咯咯笑道:“赔还倒不用,只是这酒有毒,喝不得的。”

  周颠一惊,头向后一仰,酒化水线齐注他胸上,襟裳淋漓,煞是狼狈。又用力嗅了嗅酒味道:“小娃娃这么吝啬,一杯酒值得甚么,倒来吓我。”

  史青笑道:“哪个舍不得一盏酒,只要你自认百毒不侵,这里的酒随你喝多少都可以,只是到了阎玉殴上莫怪我不出言相告。”

  周颠见她巧笑嫣然,满脸轻松狡黠的神情,欲待不信。

  但他生平大小数百战,无论对手武功多高,他多未服输气馁过,独于“毒”之上最为忌惮,深知无论你武功何等高强,只要不到金刚不坏,百毒不侵的境界,一旦着了“毒”的道,便如太阿倒持,不但生杀之机全捏在对方手里,而且常常令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这份儿上才是最可悲哀的。是以饶是周颠胆大如斗,酒肉的香味诱得他心痒难熬,却也不敢以身试毒。

  他正待抓名伙计来试试,回身看时,厅堂中只有说不得和冷谦,余人却已不见了。

  原来卫壁一见这三个魔头进来,已是头大如斗,还未思付好如何应付,又被史青道破酒菜中有毒的天机,心知此事不难验明,自己夫妇和几位家丁纵然一涌而上,袭其不备,也不是这三位魔头的对手,是以当机立断,溜入厨房,和武青婴作一处,从后门溜之乎也。这些家丁训练有素,一见主人开溜,俱都不动声色,三三两两分别从前门,后门从容离去。说不得和冷谦虽觉不对,但见这些人武功平常,又未出手对付自己,也便不盾出手拦截。

  一直伏在桌上的段子羽忽然抬起头来,口一张,喷箭也似一股水流射向门外,左手挟起史青,道声“走。”身子从椅上跃起,欲向外追去。说不得断喝一声:“留下。”一只硕大无朋的布袋迎头罩至。

  段子羽大骇,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兵器,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付,只得脚下一错,用张正常所授的“禹罡步法”避过了这一下。说不得“咦”了一声,颇出意外。他生平以袋子为兵器,练就一手套人绝技,出手之下,鲜少有不应声落袋者,当年明教教主张无忌和他初遇时,便把他一下装人袋中,背上大光明顶,解脱了明教覆灭之厄。

  (事见《倚天屠龙记》)近些年来,他于这袋子套人之术上更是孜孜以求、精益求精、已绝少有失手之时。眼见一套不成,二套跟进。段子羽旋身飘开,脚尖一挑,把桌子勾了起来,酒壶、酒盏、杯盘碗筷之属一齐飞进袋中,汤水淋漓,叮当有声。

  周颠抚掌大笑道:“妙极,妙极。”说不得苦巴着脸道:“妙个屁,小娃子毁了和尚的法宝。”顺手一掷,将袋子抛出门外,两手一晃,又多了两只布袋,一左一右,包抄套来。

  史青大声嚷道:“和尚,你讲理不讲,我不让你们喝毒酒,是为你们好,怎么恩将仇报?”周颠也奇怪道:“说不得,你几时与两个娃娃结了梁子?”说不得见段子羽步法精妙,手上抱着一人,竟又奇而妙之地躲过了他的第三连环双套,心下的猜疑更敲实了几分,反问道:“你忘了和尚叫什么了?”

  周颠怒道:“放屁,你***没来由欺负两个娃娃,当然说不得。”说不得不温不恼,两手布袋觑准了段子羽二人,一上一下,兜转套来。

  段子羽先还不知这三人是什么来头,他伏在桌上运气逼毒,待将毒逼出七八成后,见武青婴和卫壁等人没了踪影,心念大仇,急起追人,并没看清这三人。哪知说不得一见到他的面容,陡然想起范遥和殷野王所述的荒庙中的白衣少年,这二人铩羽后,将这一战说得甚为详尽,说不得又见是一另一女,与范、殷二人所说相符,还以为这二人也是逃走呢,登即出袋拦截。

  段子羽一见市袋飞来,心中已明白了八九分,普天下擅此绝技的仅明教说不得一人,这是独家标志。对江猢上已成名的人物,欧阳九都曾一一为他讲说,说不得等五散人自在其中。只是以说不得最为好认。当下心中叫苦,这运道也是差之极矣,见说不得这两只布袋使得极为精奇,稍有不慎便会陷身其中,自付落入明教之手绝不会好于落在武青婴手上,将禹罡步法熟极而流地走将开来,说不得的第四套又落了空。

  说不得心中骇然,在他而言这是绝无仅有的事。周颠和冷谦也都“咦”了一声,觉得此事直是匪夷所思。

  段子羽乘三人稍一分神之机,身影一晃,从说不得和周颠二人中间飘身而过,周颠伸手一抓,足差了两寸没够到他肩头,眼见二人即将鸿飞冥冥,一直不言不语的冷面先生冷谦双手疾扬,喝道:“打。”霎时、破空之声大作,十枝烂银短笔五枝封住门口,五枝打向段子羽背、肋大穴。

  段子羽单手抱人,左肋下空门大露,耳听得破空之声甚厉,知道是重暗器打来,面前白光倏闪,只得向后退让。

  十枝笔在门口两两相撞,火光闪烁,却不沉落,一齐掉向朝段、史二人打来。

  说不得大喝一声彩,拍手道:“冷兄,几年不见,你这手暗器功夫使得更具火候了。”

  眼见十枝短笔势猛力沉,段子羽脚方落地,已难以避开,心下甚慰。“只听得叮、当几声脆响,十枝短笔齐落地上,俱被段子羽一剑削断。史青于短笔飞来时,也是心惊胆战,偏生身上中毒,四肢俱软,眼见短笔向身上招呼,亦无奈它何,段子羽一招”大火明夷“将十枝笔尽数削断,她忙忙地喝了声彩,道:“好妙法,羽哥,这片刻的工夫你的剑法又精进了许多,佩服,佩服。”这一半是真心称赞,另一半却是模仿说不得而加以挪榆。

  说不得和冷谦自是听得出来,不由得脸上一红,却也更为心惊。眼见这一剑内功颇具火候,出剑的方位,速度更是不同凡响,很有些名家宗匠的味道,冷谦是用剑的行家,他自己打出的暗器上实则附了七八种力道,或直飞、成左旋、成右旋,或后发先至,或上者打下,下者打上,变化甚多,便是自己也不能如他这般一剑尽数削落,不由得赞道:“好。”

  周颠皱眉道:“和尚,你什么时候和后生小子结下梁子了?”他虽行事疯疯颠颠,此时倒也颇有急智,叫“和尚”而不喊“说不得”,当然是使说不得无推辞不说的借口。

  说不得苦巴着脸道:“哪里是和尚我事生非,是韦一笑、范右使、殷野王和厚土旗和他结的梁子,和尚是看在同教一脉的份上,才伸手管这档事。”

  饶是周颠和冷谦阅历丰富,身经奇事无数,也听得矫舌不下,岂但是匪夷所思,简直是天下事无有奇逾此者。周颠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段于羽几遍,摇头晃脑,啧啧称奇道:“小朋友,你有多大的来头,敢与韦一笑、范遥和殷野王结梁子,你能活到现在,真是天下一奇。”

  段子羽朗声笑道:“我只是个无门无派的孤魂野鬼,能在韦一笑和殷野王手中逃出生天,实在是侥天之幸。”他两番重挫在韦一笑殷野王手上,若无百劫师大和张正常一以绝世神术,一以百年难逢的“先天造化丹”相救,早已魂归幽冥了,而欧阳九终不免丧生范遥掌下、想到此事,便不免愤亢胸臆。

  周颠击掌笑道:“好,冲你这份明识和豪气,我周颠子和你结个忘年交如何?这梁子我们明教五散人替你化解。”

  说不得唬了一跳,忙摆手道:“使不得,颠兄,你若和这小子结交,五行旗非和你玩命不可,此事可绝非我们五散人担得下来的。”周颠不解道:“凭小子能和五行旗结多大的梁子?”说不得跌足道:“厚土旗颜掌旗使和旗下二十多名弟兄都丧命在这小子手中。”

  周颠和冷谦都被这消息震住了,颜垣的武功较他们五散人并不稍逊,手下弟兄更个个是百里挑一,身经百战,悍不畏死的勇士,寻常的门派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除了遇到少林,武当,峨嵋这样的大门派,才致不敌,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毙命在一个籍籍无名的弱冠少年手中…

  冷谦沉声喝道:“纳命来。”一剑刺向段子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