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7 章 默认章节
第1节 满江红8
小柯现在脑海里的念头乱七八糟,他想把背露给陶忘机,让他用排云掌送自己一把,可是他更怕陶忘机送给他的不是排云掌的掌劲,而是那根金针。他若是跳了起来,就再也无法去接他的金针了!
陶忘机心里何尝不是矛盾重重?他想送小柯上陆地,可小柯上了陆地,二人的地位立刻悬殊起来,到时他的生死操纵在小柯手里,那家伙甚至会哈哈大笑、肆意侮辱,看着自己沉入沼泽。要命的是,小柯还有可能在他发掌的一瞬,用金针偷袭他!
如果红面具没有飞鸽传书、纸中藏针的话,他们或许还合力拼一拼。可是有了这一层干系,把他们原有的那么一丝可能都打碎了!
试问为了一叠银票,一个通番卖国、倒卖军情,一个欺瞒妻子、戕害忠良,都是不仁不义之人,就算是他们自己都未必相信自己,又如何能让对方相信自己?
小柯用几乎痛哭的声音叫道:“杀手老哥,你保证,你的确是想送我上陆地的吗?”
“我保证。你能保证回来救我吗?”陶忘机内心几乎碎了,真想放声大哭。
“我保证。”
越是口口声声说“保证”,却越是不敢行动,眼巴巴地看着对方,无言以对,唯有眼泪两行。
——对方是怎么的一个人,如何信得过?!
“啊!”小柯忽然一身惨叫,拼命地挪动着身体,此时淤泥已越过他的肩膀,双手高高伸向天空。他现在便是提气上跃,也不能跳离沼泽表面了。
机会来了!“哧”的一声,陶忘机毫不犹豫地一针射过去。既然已经无法合力逃生了,那就只有一针射死他,祈求得到红面具的宽恕。
小柯无法再做犀利的动作去躲避这一针,但他不会让陶忘机美梦成真的,他硬是移了移几乎无法控制的脑袋,金针直插入他的左眼。
“糟糕!”陶忘机大叫,就是差了一点没能致小柯的命。小柯左眼瞎了,一点痛苦也不觉,反而哈哈大笑!
陶忘机急忙大叫:“小偷老弟,快用你的金针射死我,红面具就会出来饶恕你!既然我射不死你,那就你射死我吧!”
小柯大笑:“算了吧,你这老狐狸,你心里的盘算我还不清楚?我才不会射你!我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受我自己控制了,我根本没能力射死你。这根金针射出去只会落到你手里,让你再有机会射我!哈哈,我不会给你的,一起死吧!”说完将手里金针轻轻扔在淤泥上。
陶忘机被他说穿了,他的确是想骗回那根金针。现在小柯无法动弹,正是杀他最佳时机,奈何手中没有金针啊!他后悔莫及,刚才这一针射急了,现在眼睁睁看着完全无法反抗的小柯,却无可奈何!
漆黑的淤泥很快淹到小柯的脖子,越掩越快,一会便到了下巴,然后口、鼻、眼、耳、头顶,最后是那双仍伸向空中的手。小柯一点挣扎的能力都没有,一点点地沉下去,直到什么都没有露出来。
陶忘机仿佛看见自己悲惨的命运,疯了也似地长声惨叫。这个厄运离他已经不远了,淤泥已经掩过他的肩膀。仿佛有一股强大吸力吸附着他的身体,使他无法动弹,逐渐沉向泽底。
“红面具,你出来!我的银子给你,我的老婆也给你……你出来……你出……”陶忘机力竭声嘶地狂叫,然而四野茫茫,那红面具仿佛一去不复返,直到陶忘机向天空呼出最后一口气都没有出现。
弥留之际,陶忘机脑海里闪过一连串问题:到底有没有“满江红”?红面具是不是“满江红”的? 他们的推断对不对?
当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尽管他非常渴望得到答案,可是残忍的主宰者似乎有意要让他们带着死得不明不白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这世间有许多见不得光的渣滓,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也许真的需要在污秽的无底地狱中悄悄然地沉淀、过滤、净化,不留一点痕迹。
不知什么时候,一面血红的面具忽然飘在漆黑的沼泽上,红与黑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沼泽边的一棵巨大的榕树上,蓦地出现一个黑衣人。他默然而立,望着两人沉没的地方淡淡地道:“我们‘满江红’从不杀无辜之人,也从不用严刑逼供,既然你们亲口承认了所做的恶行,就接受上天的惩罚吧!”
——(完)——
 
原载《武侠故事》200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