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31 章 真人微言化苍桑
第3节 真人微言化苍桑3
        华山、峨嵋两派弟子痛哭尽哀,少林、崆峒等派已从后赶至,闻讯亦无不落涕,在三位武林高人遗体前吊祭如仪。

  段子羽目毗欲裂,直欲马上与明教决战,第二日即集齐各派,誓师讨伐明教。华山、峨嵋两派人抬着华山二老与百劫师大的尸体上路,益增悲壮之感,张宇初面容凝肃,与段子羽并肩走在前面。

  段子羽与张宇初率武林各派一路径至大光明顶,沿途却无明教设伏阻截。

  望着莽莽山峰,众人心中无不肃然;便是这座山峰,自唐朝后期以来,建为天下第一大教总坛,历经三十二代教主,绵延数百年之久,独与中原武林与朝延抗衡,迄今仍雄姿屹然。

  段子羽四下望望,却不见天师教有人到来,诧异道:“大哥,你的手下怎么不见踪影?”

  张宇初道:“毋须等他们了,该到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到,咱们先攻攻这七巅十三崖,破此天险。”

  段子羽听他话中似有机锋,知他腹筒丰瞻,良富韬略,“必然言出有因,也不去细想,当先向一山崖行去。这道山崖乃大光明顶第一道关口,设于百米高的山上,两旁峻峰耸入云天,中间通道仅容一人独行。段子羽艺高胆大,泯然无畏,径向山口行去。临近山口,一阵乱箭放出,段子羽长袖一振,罡气激荡,乱箭四处飞散。张宇初提气赶上,道:“羽弟,别太过涉险,咱们一关一关地慢慢破,他们终不会放弃总坛重地。”

  段子羽笑道:“我视此如平地,何险之有,想当年六大门派围剿大光明顶,不也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现今我等人众多出十多倍,如若畏缩不前,岂不贻笑后世?”

  张宇初一拍他肩道:“好,我与你并肩齐上,看看魔教朋友如何招呼我们。”

  二人谈笑间已闯入狭窄的山谷通道,段子羽奋身而起,如大鸟向里扑去,张宇初仗剑而行,一上一下,冲了进去。

  二人剑上挽起剑花,护住周身,进得里面,却讶然大惊,原来是里面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段子羽不解道:“这道关隘他们怎么轻易弃守了?”

  随后跟进的司徒明月道:“这是十三道关隘中最为平稳之处,他们大概不愿在此损折人手。向后面退守了。”

  段子羽心中愕然,这道关隘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险,竟尔在十三道关隘中屈居未位,其他关隘之险峻难攻亦可想见了。

  张宇初道:“我想张无忌是欲在光明顶上与我等决一死战,他自然也知道仅*几道天险是无济干事的。”

  果然如张宇初所言,一连通过几道关隘,明教教众只是放一通滚木、擂石阻遏其攻势,便一关关向后退守,大有诱敌深入,一鼓全歼之意。

  这些滚木、擂石,居高临下放下,武功高的一避而过,武功较弱的也被击伤一些,各派锐气不免小挫。

  到了第九个关隘,却是在山腹中以人力开凿出来的长长的隧道。

  隧道石门升起,里面却是漆黑一片。段子羽向里望去,见这条隧道足有百多丈长,却一人也没有。

  段子羽举步欲进,张宇初脑中电光一闪,拦住道:“且慢,待我试上一试。”

  他举起一块百多斤重的条石向隧道里扔去,登时石壁两则射出几十枚火箭,隧道内火焰腾起,隧道石门随即落下。

  段子羽失声道:“这是专为对付我的。”

  张宇初笑道:“张无忌抓住你阵阵打先锋的特点,故意弃掉八道关隘以骄你之心,随后在此布一圈套,里面先喷满石油,一俟你入内,便以火箭点燃,前后闸门一落,你纵有通天之能也难逃劫数。”

  段子羽凛然道:“他倒真瞧得起我,如此大费周章。”

  张宇初叹道:“张无忌唯一忌惮的便是你,我与他大战过一场,老实说,实无胜算在手,当年他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是名下无虚。”

  段子羽正欲以倚天剑强行劈开闸门,司徒明月道:“何必如此费事。”走到闸门旁一块大石上,两手握住大石两端,向左旋了三下,闸门吱吱呀呀升了上去。

  段子羽喜道:“原来你知晓这里的机关,方才如何不提醒我,险些令我变成烤猪。”

  司徒明月笑道:“段大侠神功无敌,这区区一把小火岂能奈何得了你。”

  段子羽又气又笑,却也知如若张字初不拦阻,司徒明月也必会出言阻止。他正筹思如何攻打隧道这关,蓦地里山峰顶上哨声急厉,刹那间传遍山野。

  司徒明月愕然道:“总坛有外敌侵入,这怎么可能?”

  张宇初微笑道:“是宇清他们得手了。”

  司徒明月依然不解,道:“上山路径只此一条,他们遮莫是飞上去的?”

  张宇初道:“不是飞上去的,而是从地里钻出来的。”

  司徒明月恍然道:“秘道。他们是从秘道里进去的。”

  张宇初点点头,道:“魔教后院起火,已然顾不上守关了,咱们也得快去接应宇清他们了。”

  他一马当先,冲入隧道,果然明教人已撤走,那急厉的哨声乃是说明总坛有大敌入侵,所有人等一闻哨声,即需火速返回总坛。

  段子羽一行人疾速向大光明顶上赶去,沿途果然再无人把守关口,两个时辰已然登上大光明顶。

  段子羽和张宇初率先登上,却见方圆几里的峰顶上血战正酣。

  原来张字清等人早在明教总坛布下内应,于山腹中的明教圣地地下秘道中杀出,登时杀了明教一个措手不及。

  杨逍乍然之下,以为武林各派也全从秘道中通过,是以发出了明教最紧急的集结令,倒令段子羽率武林各派兵不血刃地越过十三道天险。

  明教教众训练有素,虽然变生肘腋,但不久即稳住阵脚,与天师教激战。

  天师教虽高手济济;但人手方面大居劣势,已然损折过半,与五行旗、天鹰旗拼个两败俱伤。

  张宇清在张无忌凌厉的攻杀下,已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刘三吾师兄弟几人也被杨逍、韦一笑、殷野王等打得大居下风。

  段子羽清啸一声,一掠横飘二十余丈,左手箕张,向张无忌抓去。

  张无忌蓦感脑后风生,顾不得再攻张宇清,向旁闪了出去。

  段子羽呼呼几爪攻出,将张宇清周围明教教众逼开。张宇初也加入战团,剑上连演天雷剑法绝技,将殷野王等逼开。

  张无忌见武林各派从山下源源涌人,方知中了天师教调虎离山的诡计,倘若不急速召回守关教众,武林各派纵然能攻上山顶,也须大折人手。他一挥手中法旗,明教教众纷纷向后集聚,以免被武林各派包围。

  段子羽冷冷道:“张教主,我们终于在此处相会了,咱们是依武林规矩逐一解决,还是大家混战一场,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请尊驾出道儿吧。”

  张无忌正踌躇间,周芷若在旁道:“与他们单打独斗,哪方赢的场数多,哪方便为胜家。”张无忌一听,着实是良策,遂大声说将出来。

  张宇初皱眉道:“羽弟,何必多此一举,将他们一鼓全歼不就结了。”

  段子羽道:“若是混战起来,这些人怕有一半同不了中原,何如逐惭决战,以定输赢,少伤些人命总是好的。”当下便答应了张无忌的提议。

  双方虽是世敌,却都是武林中人,此议一出,大光明顶的气氛缓和不少,适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大血战总算避免了。

  净思为师报仇心切,抢先跃出,指名向周芷若挑战。

  周芷若笑道:“小妹妹,你若想向我递招,还是回去再练上二三十年吧。”

  净思叱道:“你杀我师傅,此仇非报不可,大不了再送你一条命罢了。”

  周芷若听她豪气千云,小小年岁有此胆识实属难能可贵。再见她指上套的玄铁指环,心中一酸,曾几何时,自己也戴着这指环与明教为敌,现今却要助明教对付自己的同门,一时间感慨顿生。

  沉吟须臾,缓步出场道:“你既已是峨嵋掌门,身份自然不同,我与你交手不算是以大欺小。”

  净思揉身疾上,一掌向周芷若拍去,周芷若识得是峨嵋“金顶绵掌”当下依式拆解,二人攻打虽烈,外人看来,却似是同门师姐妹拆招一般。

  张宇初忧心道:“这孩子忒煞不识天高地厚,怎地向这女魔头挑战?会不会有危险?”

  段子羽道:“周芷若源出身峨嵋,未必会下辣手,况且众目睽睽之下,杀一后生晚辈也有失她身份。咱们权且输一场,让净恩了却一份心愿。”

  净思堪堪一套金顶绵掌打完,周芷若拆解无误,所用也均是正宗峨嵋掌法。

  净思蓦然一指攻上,疾点周芷若“天突”、“膻中”、“中院”三穴,却是用的一阳指。

  周芷若不防她会使“一阳指”,险险被点个正着,身子倒仰,一式“铁板桥”,后脑几已触地。

  其实以她之深湛技艺,断不会让净思打完一套金顶绵掌,三招两式即可将净思击败。但她与百劫师太拼掌,虽说逼不得已,将百劫震得经脉崩绝而亡,却也负疚殊深。

  净思年齿虽小,已是峨嵋掌门,周芷若不想让她败得太惨,准备三四百招过后再将之击败,宁损自己威誉,来成全新峨嵋掌门的声名,用心之苦亦无以复加了。

  哪知净思人甚机敏,明知自己不是敌手,故意先打出对手最熟悉的掌法,以示己之虚,然后猝然发难,果然一击奏效。

  在众人“咦”“啊”的惊讶声中,净思一脚旋风般扫出,周芷若无奈以头拄地,倒立起来,避的虽然巧妙,但被一晚辈打得如此狼狈,实已颜面尽失。

  净思乘机连连出指,她内力不强,尚不能以指气伤人,但一连十余指也今周芷若手忙脚乱。

  段子羽等喝彩不绝,净思内力虽弱,指法倒尽得精要,这十余指攻杀凌厉之至,倘若能隔空发指,周芷若早已中指而败了。

  周芷若飘闪连连,身法迅疾,如鬼似魅,群豪也大是折服。

  净思二十余指后,周芷若蓦然一记“九阴白骨爪”攻上,直插净思头顶,对点向自己左肩的一指浑然不睬。

  净思忙不迭后跃,周芷若身影一闪,手臂摹地里伸长了半尺,五指扣在净思头上。

  张宇初一惊而起,欲上前救援,段子羽拦住道:“莫慌,净思不会有事。”

  周芷若望着净思冷然无畏的秀眸,笑道:“好胆识,不愧是尊师的衣钵传人。”向后一飘,退了回去。

  净思怏怏而返,意有不甘。段子羽劝慰道:“你能有此战绩,殊堪告慰师太在天之灵了,你年岁尚小,期以时日,不难将武功大成,光大峨嵋门户。”

  接下来,华山掌门宁采和出面挑战,天鹰旗内三堂堂主出面应战,一百二十几回合上被宁采和一剑击成重伤,双方扳平。

  殷野王忿然出阵,他掌力刚猛,连败宁采和与成楠二人。幸好双方对混战均有顾忌,是以交手之际只求胜而不痛下杀手,宁采和与成楠仅负轻伤败下阵来。

  少林掌门圆觉方丈越众而出,道:“殷施主,贫僧也与施主对上三掌,谁多退一步便判谁为负。”

  殷野王虽久闻他大力金刚掌极具火候,但自忖掌力只逊于段子羽,便一诺无辞。

  二人相距尺许,各自缓缓出掌,蓦然相撞,轰然一声巨响,脚下尘沙飞扬,二人却均丝毫不动。

  砰砰两声,二人各竭尽全力,迅疾对了两掌,殷野王脚下一晃,退了半步。

  圆觉方丈袈裟鼓胀,仍丝毫未动。殷野王心下一惊,惨然道:“大师高明,老夫认输。”

  圆觉猛然口一张,一股鲜血喷出,合什一礼,退了回去。

  众人既愕然复恍然,不想圆觉性子如此老辣,宁肯受伤也不退步卸力,若依掌力而论,殷野玉实占上风,但他为化解掌力退了半步,就只能认输了。

  殷野王方欲回转,段子羽身边的史青一跃而起,喝道:“殷老贼,还我娘的命来。”抖手发出九枚连环梭。

  殷野王拨出腰刀,叮叮当当几声,将梭镖击落。

  史青左手一扬,几十枚蜂尾针满天花雨罩向殷野王,殷野王运刀如风,将周身上下护得水泄不通,蜂尾针纷纷落地。

  史青右手一扬,四枚黑黝黝的暗器上下左右打向殷野王,殷野王刀砍掌拍。

  张无忌瞧出不对头,大喝道:“速退,接不得。”

  殷野王招出如电,待听得张无忌提醒,已然无及。登时轰隆四声巨响,四枚暗器同时炸开,殷野王手掌拍到一枚,掌心被炸得血肉横飞,刀截住一枚,刀亦被炸成粉碎,前心后背俱中一枚,炸出两个拳头大的血洞,仆跌地上,已然性命难保。

  张无忌见嫡亲的舅舅罹此大难,大吼一声,飞掠而至,一掌向史青拍下道:“本座先毙了你这暗算小人。”

  砰的一声,却是段子羽抢先拦住,接下这一掌,道:“殷野王害死史帮主,此乃他罪有应得。”

  张无忌怒不可遏,掌砍脚踢,霎时间连攻出几十招,俱是生平武学之精粹。太极拳法,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神功融会一处,凌厉无俦。

  段子羽连施九阴白骨爪反攻,两人顷刻间拆了五十余招。蓦地里两掌相撞,各不相让,胶结一处,已然成了比拼内力的局面。

  周芷苦挥鞭攻上,却被司徒明月拦住,两人一修九阴神功,一修九阳神功,鞭来剑往,爪攻指还,一时斗得旗鼓相当。

  这两对一交上手,双方人手齐发一声喝,纷纷涌上,混战起来。

  张宇初截下杨逍,张宇清截下韦一笑,其他双方好手也各捉对厮杀,登时光明顶上成了修罗屠场。

  此乃中原倾力和与明教总决战的盛况,混战一起,双方纷纷有人死伤。武林各派所出尽皆本派精英,是以交战伊始,明教教众死伤惨重。

  但明教高手云集,值此生死存亡之际,更志在拼命,不惜与敌偕亡,双方不时有好手同归于尽,惨烈异常。

  张宇初对付杨逍,打得游刃有余。杨逍武功虽博杂而精粹,但内力运逊于张宇初,张宇初一记记天雷神掌打得他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张宇初时不时还腾出手来将撞至自己身旁的明教教众料理了,却又不使杨逍摆脱,杨逍虽竭尽全力,仍是苦不张宇清对付韦一笑却大感吃力,韦一笑身法如鬼似魅,趋迟若神,张宇清抢攻几招,险些吃了一记“寒冰绵掌,”只得尽取守势,韦一笑却也无奈他何。

  双方激战正酣,从峰后忽然涌出一群人来,却是小昭所率的波斯教众。

  小昭因眷怀张无忌,以相助东土明教为名,坚执不肯返回波斯,一直住在坐忘峰上。

  六位波斯王、风云三使被段子羽杀得大败而归后,十二宝树王苦谏小昭返回波斯,不卷入东土武林之争。

  小昭得知明教有难,愈加不肯离开,十二宝树王也只有徒呼负负。今日听到大光明顶上的哨声,遂率教众赶来增援。

  天师教与中原武林本已占尽上风,不想这些人突然涌入,十二室树王与风云三使更非同小可。霎时间天师教与中原武林各派不少好手丧命。

  段子羽目毗欲裂。悔不该因碍小昭的情面,没将风云三使和六位宝树王杀掉,他猛催加内力,张无忌已将九阳神功提至极处,虽不若段子羽的天纵神功,但运起太极心法,守得坚韧之至,段子羽若想击败他,亦绝非一时三刻之事。

  段子羽蓦然提气,发皆上束,衣袂鼓起,作乾坤一掷之击,张无忌顿感胸口如中重击,蹬蹬蹬震退三步,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已然受了内伤。

  段于羽身形如飞,窜入人群中,专向波斯教众下手,他左手使九阴白骨爪,右手运倚天宝剑,所过之处,波斯教众纷纷倒地身亡。

  十二宝树王面现惧意,势逼此处,又不得不战,遂一拥而上,合战段子羽。

  段子羽下手再不容情,倚天剑横斩竖劈,当之者刃断身折,一个回合被他以独孤剑法杀掉两王。

  十王不敢樱其锋芒,只得退开几丈,段子羽喝道:“我饶尔等性命,尔等却不识相,莫怪我辣手无情。”他身子疾掠,长剑直刺,将罡气从剑上射出,剑离人尚有儿尺之遥,剑气己然把人击穿,片刻间又杀掉二王,其他八王唬得魂飞天外,怔在当地。

  段子羽正欲续下杀手,蓦然香气一飘,小昭已闪至他面前,冷冷道:“是我错看了你,你把我杀了吧。”

  段子羽愕然怔住,望着小昭美若天仙,浑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圣洁面容,立时自惭形秽,倒似自己做错了什么,持剑的手垂落下来,面颊赦红。

  张宇真轻功绝佳,不亚于韦一笑。正在人丛中穿梭往来,专拣弱手递招,甚是得意,武功高于她的明教高手也不少,但欲缠住她却是万难。

  张宇真瞧见段子羽对小昭的神态,心头火起,几个起落飞了过来,叱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杀了你又能如何?”

  她一按腕上机关,登时一篷银针向小昭打去,张无忌正运气疗伤,惊得魂不附体,情知以小昭的武功绝难避开,只感眼前金星乱窜,又喷出一口鲜血,伤势益发重了。

  八位宝树王忌惮段子羽至甚,避得惟恐不远,此时欲要救援,哪还来得及,无不魂飞魄散。

  段子羽身子一移,恰遮在小昭身前,银针尽数打在他背上,被他护身罡气震落地上。段子羽缓缓道:“大姐姐,你我一场相识,我绝不会杀你,但你若不率人离开,我可要将你手下杀尽。”

  小昭不动声色道:“你既如此怨恨明教,我乃明教总教教主,你只消杀了我,不就可将明教铲除净尽吗?”

  段子羽既气且怒,但若让他杀掉小昭,他是宁死不肯下手的,蓦然间运极内力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犹如睛空霹雳,不少人被震得兵器落地,心寒胆落,张宇初等人也闻声住手,杨逍已然汗透重衣,内力虚竭,吃此一声巨喝,扑通跌坐地上。

  段子羽走至张无忌面前道:“张教主,今日之事应由你我二人了断,总不成让女人家庇护自己吧。”

  张无忌吐了两口血,神智倒很清醒,四下一望,心下惨然。

  此际尚能一战的高手已然不多,亦多陷入围攻,波斯教众退在一边,颇有退出战局之意。惟有韦一笑仗着轻功独步,在人群中四处策应自家兄弟。

  张无忌缓缓拨出屠龙刀道:“也罢,今日你我一了此局。”

  周芷若一跃退回,道:“我来接这一阵。”张无忌摇摇人,知她功力与段子羽相差悬殊,绝非六脉神剑之敌。

  小昭忽然奋身而上,从袖中掣出一柄镶嵌珠玉的宝剑,向段子羽攻上。

  她虽多年不动身手,自幼武功根基不薄。作了波斯总教教主后,闲来无事便精研乾坤大挪移心法和圣火令上的武功,限于资质,乾坤大挪移神功只练至第三层,圣火令上的武功却娴熟无比。

  段子羽一惊,飘身急闪,小昭身法灵活怪异,一招招连续不断,段子羽对她仰慕有加,最失意时曾得她温言抚慰,始终感怀不忘,是以不愿反施辣手。小照的武功却也非同小可,段子羽一味闪避,反倒左支右绌,大处下风,但他身法如电,趋避若神,小昭虽馨尽平生之能,却也刺不到他。

  双方正闹得不可开交,忽然云层里飘来一阵琴萧合奏之声,缈缈如在九重天上。众人均感匪夷所思,仰首向天上望去。

  但见峰顶上飘落两人,一捧瑶琴,一横玉萧,边行边弹拨吹奏,步下飘飘,似御风而行。乐声悠雅,令人听之俗念尽消。

  在场中人虽多武林豪莽,亦不乏诸通音律之人,听闻此曲,恍懈如置身仙境,于身外的血腥杀戮已然有隔世之感。

  小昭也停手不攻,见这两人来得甚奇,不知是敌是友,忧心更重。

  段子羽趋前施礼道:“杨姐姐,贤伉俪何以到此?”

  杨瑶琴望着狼藉一地的尸体,叹道:“不想我等还是晚到了一步,没能挽此浩劫。段世兄,武林中事大可斡旋调处,公道自在人心,何必非来一场大火并不可?”

  段子羽微感赦然,张宇初冷冷道:“尊驾好大的口气,此事怕不是你们两人能担承得起的。”

  杨瑶琴不以为忤,笑道:“我二人自不够份量,是以四处奔走,寻找足以够份量化解此难的人。”

  张宇初见她踌躇满志的样子,似是已寻到了“这个人,可想遍武林却也想不出何人够此份量,能令双方谏然钦服。却见瑶琴二人下来的峰上,又冉冉飘落一人,青布道袍。面容清灌,仙风道骨,全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得道高人,正是武当奇人张三丰。张无忌惊喜逾恒,霎时间浑忘了争杀打斗,胜负存亡,疾迎上去跪片于地,泣道:“太师父,想煞孩儿了。”

  语音哽咽。心头有无数话,竞尔不能接续。

  张三丰已是两甲子开外的人,对于俗尘中事早已摒弃无余,此时得见自己平生最喜爱的张无忌,亦不禁面露喜色,扶起张无忌道:“乖孩儿,让我看看,这几年你音信全无,我也好生悬念。你既无恙归来,我这颗心也就放下了。”

  他将张无忌细细端详一阵,见他面容并无大的变化,只是练达了许多,老怀殊畅。前些年,张无忌忽尔下落不明,张三丰委实担了一阵心,惟恐他出甚不测。

  段子羽看着这位活神仙,顿生仰慕之情,近前叩拜道:“晚生段子羽拜见真人。”

  张三丰扶起他道:“段氏后人,果然不凡。只是你杀孽过重,有失令先祖厚道之德。”

  段子羽听他微言指责,不尽以为然,躬身道:“真人,小子非是心地歹毒之人,只因小子亲厚之人尽多丧命明教之手,小子才作出这等事体来。”

  张三丰叹道:“明教与中原武林恩怨纠缠十数世,就中是是非非实难道明,不想愈演愈烈,竟至火并起来。老道虽不与闻这些俗事,却也不愿见两方拼个玉石同焚,是以特到此处,望大家化干戈为王帛,和平相处,也算体念上苍好生之德。”

  段子羽虽心有不甘,但张三丰一言既出,焉能拂其意旨,恭声道:“真入法旨,小子等不敢不从,只是怕明教日后再寻各派的晦气,小子岂不成了武林罪人。”

  张三丰笑道:“你是怕我有所偏袒,处事不公吧。”

  段子羽惶恐道:“不敢。”

  张三丰慈爱地看着张无忌道:“无忌,当年你因缘乘会,执掌明教,已然化解了与各派的宿怨,现今虽宿怨重起,何不致力化解?”

  张无忌道:“太师父,孩儿向来不愿与人结仇,今日之事实是势逼此处,不得不尔,倘若中原各派愿罢手言和,孩儿自当禀遵太师父旨意,约束属下不与各派再起冲突即是。”

  杨瑶琴拍手道:“这不结了,真人,还是您老面子大,几句话便把事情摆平了,段世兄,张教主,你两人握握手,从此中原武林与明教的过节一笔勾消。”

  段子羽和张无忌相视片刻,蓦然而生惺惺相惜之意,两只手握在一处,段子羽乘机运功过去,张无忌初始一惊,旋即感到一股雄厚无俦的热力涌遍全身,身上伤痛登时缓住,舒适无比,笑道:“段盟主好武功,不愧为天下第一高手。”

  两人手一分开,武林各派聚集一处,不再包围明教人众,既然段子羽与张无忌立约,又有张三丰这个硬保,相信天下无人敢违此约,而能不与明教为敌,实是一大快事。

  张宇初心中凛然生畏,他大闹武当山,险些将张三丰的徒子徒孙一鼓全歼,蓦然撞见张三丰,中免心中忐忑。

  张三丰飘然而至张宇初面前,笑道:“这位是少天师吧。”

  张宇初只感他慈祥的面上有股慑人的威严,不由得低下头去,施礼道:“晚生张宇初见过真人。”

  张三丰微微一笑道:“武林各派总算还给老道一点面于,不知少天师如何?”

  张宇初百般不甘,这一役天师教损伤惨重,眼见明教覆灭在即,岂肯中途罢手,但段子羽和中原各派已然与明教言和,自己若坚执一战,万一惹翻了这位活神仙,也着实担当不起。况且听张三丰语气平和,与他大闹武当山一节略而不提,心下宽松不少,沉吟许久道:

  “真人乃当世活神仙,既有意令武林安宁,晚生自当遵命。只是明教蛊惑人心,四处作乱,扰得天下不安。明教如能收束教众,仅作为武林一门派,而不骚扰天下苍生,晚生便释兵言和。”

  张三丰笑道:“邦有道则民安,邦无道则民乱。请你转告朱天子,他若仁政爱民,自无人挺而走险,他若乱施酷政,则天下自乱,与明教无涉。”

  张字初汗颜道:“真人法言,晚生自当转禀皇上。”他细想明教经此重创,实力已所剩无几,实不足以成大事,何不顺水推舟,卖给张三丰一个面子。

  张三丰笑道:“大家都给足了老道面子,此事便就此了解,日后再也休提。大家不妨叙上一叙,老道去也。”

  他说走即走,张无忌焉敢这然割舍,拉住他袍袖道:“太师父,孩儿好容易见到您,何不多留几日,让孩儿亲近亲近。”

  张三丰道:“傻孩子,我见到你无恙,已然尘心尽了。人生聚散无常,多留几日又有何益。”“拂袖径去。张无忌跪拜于地,对着张三丰飘然而去的身影大磕其头,心中不胜孺慕之至,知从此一别,怕是再难见上一面。张宇初和段子羽相约下山而去,一场武林大火并就此收场,大家回想起来,都恍如一场恶梦。明教自此一役,元气凋丧,再无振兴之象。张宇初和武林各派甫进玉门关,蓦然发现段子羽与张宇真、史青、司徒明月踪迹全无,宁采和袖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封书信。拆开一阅,恰是段子羽所留,言道此次率各派出关,累及各派损伤好手无算,心中歉疚殊深,亦厌倦武林生涯,是以归隐昆仑山中。信中托付华山派照应净思与峨嵋派,以了百劫师太心愿。张宇初袖中也有一书,却是段子羽叮嘱他遵守言诺,退出江湖。张宇初自百劫师太亡后,颇感心灰意冷,既然明教已无图谋大业之能,也不愿搅在江湖武林中,回到中原后,即传令各处教众退出武林,专心修道。长江入海口处,几艘巨舰启锭待发,张无忌携周芷若站在岸上,正与远途相送的杨逍、辛然等人话别。几人正难舍难分之际,一艘舰上小昭大声道:“公子,快上船吧,再迟了怕在海上遇到飓风。”

  张无忌毅然道:“杨兄,就此别过,你也要多加保重。”

  杨逍垂泪道:“属下已是风烛残年了,惟盼教主福泰安康。”

  张无忌与周芷若洒泪作别,一跃登上船去,大舰扬帆而行,须臾已成一个黑点,向海外飘没。

  昆仑山坳,几座陵墓不远处筑有一座精舍,四周幽雅清静。段子羽携三妻为父母、百劫师太、华山二老扫墓拜祭。

  拜祭完后,张宇真笑道:“羽哥,明年清明节上墓时,可要六个人来。”

  段子羽笑道,“哪里又多出两人,遮莫大哥二哥要来吗?”

  张宇真拍手笑道:“你真会乱猜,哪里是大哥、二哥,是你的大儿子,二儿子。”

  段子羽大喜,又一时摸不着头脑,想想道:“你们中哪两个为我段家立此功劳?”

  张宇真拉住史青和司徒明月的手笑道:“你这丈夫也算笨到家了,这等事自家还不知道。是两位妹子,不过这也是你的功劳,不能全归她俩头上。”

  史青和司徒明月羞晕满颊,原想过些时给段子羽一个惊喜,却被张宇真抖了出来。后一句调侃之语更令人赦颜。

  段子羽喜慰不胜,段家数世单传,这下总算后继有人了。他忽然道:“真儿,你呢?”

  史青和司徒明月登时抓住张宇真逼问道:“你呢?羽哥也没少在你身上下功夫,你何时也生一个?”

  张宇真窘然,张着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