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28 章 玉门关外莽苍苍
第2节 玉门关外莽苍苍2
        背后风声骤起,却是那番僧一记密宗“大手印”拍到。

  段了羽左掌一翻迎上,右爪倏然连抓,将使环人迫退两步。

  番僧一掌印上,全力而发,却感对方掌力凝而不发,屹然如泰山之重,一记“大手印”

  掌力悉数被震回体内,登感胸口气血翻涌,五内如沸,轰然被震飞回来,一口鲜血喷出,面如金纸,当下跌坐地上,两手捏成法诀,念动真言,默默运功疗伤。

  段子羽大感失望,不想自己掌力未发,对手已重伤如此。他融九阴、九阳神功于一体,刚柔阴阳,五行生克已尽蕴其中,不求其柔而柔,不求其刚而刚,柔若止水,刚逾金石,发若雷霆,凝如山岳,可谓具足万行,妙用无穷。

  此功他虽已练至,但于其中的无尽妙用也不能尽悉。是以见番僧受了自己一掌无羔,自己凝力不发他反受重伤,直感匪夷所思。

  殊不知他先前一掌拍在铜钹上,铜钹厚重逾干常物,消力不少,番僧神力天生,尚可受得住。但这一记“大手印”乃番僧凝聚毕生功力而发,打在他掌上,却原封不动震回体中,便如自己打自己一掌无异,是以受伤甚重。

  使环人一环向其颈上搂至,一环横削其小腹,子母连环,双环齐发。段子羽倏然向地上一坐,迅疾无比,双环一齐走空,段子羽抓起两把沙子向使环人扔去。使环人双环走空,心中蓦然沉落,不暇伤敌,忙忙后撤。

  他身形甫展,两把碎沙已扑面打至,较之唐洋的暗青子犹劲厉一筹,电光石火间已打在脸上,这人惨叫一声,满脸嵌满沙子碎石,双眼已盲。奋全力将双环掷出,击向段子羽。

  段子羽乃是仿效张无忌的怪招,连环三式已然跃起,向那人坐去,噗哧一声,将此人头颅直坐入颈子中去,登时成了无头怪尸。

  周围人见他以此怪招毙人,尤其以臀部将人头颅压进颈。既感匪夷所思,义感如鬼似魅,虽然朗日悬空,清风徐徐;亦不禁打个冷战,心中发毛。

  段子羽一试得手,欣喜之余复又兴味寡然,向杨逍道:“杨先生,你手下还有出色的人没?怎么尽调教些过不了三招五式的废物?”

  他这番话倒非纯心消遣,委实希望对方能有个接自己三五百招的人,也好过过瘾,杨逍听在耳中,直气得浑身乱颤,嘴唇青紫,说不出话来。

  辛然冷冷道:“尊驾武功高强,又何必恁的刻薄,待我接你几招。”

  段子羽摇手道:“辛旗使,玩点毒烟烈火我不如你,比武较艺还是在旁瞧着吧。唐旗使,你近来用功较勤吧,不知有什么新鲜玩艺,露几手给大家看看。”

  明教中人个个气得腹内生烟,不想段子羽今日竟一意要比武消遣,一改辣手摧杀,如雷霆电扫之故辙,直感匪夷所思,但听他如此蔑视,大言炎炎,均气得三尸神暴跳,但自忖不是他三招五式之敌,他既然叫阵比武,自不好群欧乱斗,况且三清观一场恶斗,辛然等人已吓怕了胆,情知群欧也讨不到好处,徒然多伤人命而已。

  唐洋听他叫阵,自不甘示弱,越众而出道:“段盟主,你既欲比武较艺,便不能仗宝剑之利,否则便是生死相搏,也无需比试高低了。”

  段子羽一笑,摘下倚天剑掷向司徒明月,两手一摊,意示空空如也,笑道:“请吧,唐旗使可莫令在下太失望。”

  唐洋心中虽狂怒,面对强敌却也镇定下来,戴上鹿皮手套,揭开皮囊,扣几枚暗器在手,喝道:“铁蒺黎,丹田,金钱镖,大椎。”

  果然两枚铁蒺黎打下丹田,三枚金钱镖嗡嗡作响,向身后绕去,听其风声所向,果真是打向大椎穴。

  段子羽身子斜仰,一脚向天,如醉酒模样,脚尖连点,将三枚金钱镖踢飞,左手中指一弹,使出“弹指神通”来,将两枚铁蒺黎撞回去。

  百劫师太看了半晌,诧异道:“羽儿怎地武功路数大变,身姿如此奇诡,莫不是练功太勤有走火入魔之势?”

  司徒明月笑道:“师太不用担心,他是闲得发慌,耍着玩呢。这套身法乃张无忌教主所精擅,被他见一回竟尔学到手了。”

  百劫这才放心,笑道:“羽儿悟性之高真乃天赐,这‘弹指神功’我也不过用过两三次,并未教他,他居然也使得出神入化。”

  唐洋等看在眼中,亦感匪夷所思,不知教主这套武功怎地被他学到手了,而且较诸教主的身法益加奇诡莫测,茫然如坠五里雾中。

  其实段子羽这套身法徒然与张无忌相似而已,内功路子大异其趣,他此时功力高绝,无论何等招式被他看在眼里,均能中规中矩地使将出来,外人自是难以分辨其内功路数,自是莫名其妙之至。

  唐洋左手一抄,将撞回来的两入枚铁蒺黎接在手里,暮感两枚蒺黎在掌中跳了两下,其势甚劲,若非他所戴皮手套乃用特种方法制成,坚韧无比,铁蒺黎真要刺破掌心,上面的剧毒自也要自己受用了。

  唐洋心中一凛,他这一手暗器平平发出,并无特异之处,意在先示柔弱,骄敌之心,然后在刹那问突下杀手,庶可令强敌不防着道儿,不想一上手自己险些中了道儿,他右手一抖,口中不再喝呼,但见几十枚暗器弥布空中,嗤嗤作响,于空中或直击、或盘旋、或相互撞击,如一朵奇特的蓝花,变幻无方。

  暗器本以快如闪电为最高境界,不发则已,一发必中,使人明见其来路,偏无能躲避。

  至若以多取胜,*变力多端为能事,已落了一层。唐洋这手暗器打出,却是至缓如蜗牛爬行相似,在空中闪烁击撞,叮当之声大作,煞是好听,构成的花的形状更是变化万端,几已近于杂耍的玩弄手法,眩人眼目以博一采,与“克敌制胜”四字要诀相差多多。

  段子羽喝道:“好手法。”神情凝肃,嬉笑之态大敛,几十枚暗器缓行至段子羽面前尺半处,飞得秩序谨然,宛如每枚暗器上均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后有一高手遥相控制一般。暗器花形忽然凝聚一处,几十枚暗器撞成一团,刹那间轰的一声,扇形张开,如孔雀开屏一般,绚丽无比,众人只感眼睛一花,几十枚暗器登时将段子羽上下左右前后俱皆封实。

  司徒明月也不禁失声尖叫出声,不虞这手暗器慢时至慢,中途却相撞借力,眨眼前已攻至人身,退路既已封实,除以内功硬抗外实无他途。但这些暗器蓝光耀眼,中有不少专破内家护身罡气的钉、针之属,只消一枚入体,见血封喉,那便大势尽去。百劫等人更是骇然失声,桥舌不下。

  暗器叮咚、喀喇又撞在二起,散落一地,人家定神一看,段子羽已然失去踪迹,齐向天上一看,除了几片枯黄败叶外哪有别物,心中大奇,俱感匪夷所思。

  段子羽忽然从地下站出来,浑身一抖,所沾沙灰尽去,拍拍手道:“唐旗使这一手俊得很,在下无奈,只好学学厚土旗的地遁功夫了,如有不到之处,尚望指教。”

  原来他见唐洋这手暗器打得奇诡无比,心知必极难应付,不敢托大,运力松足,将足下泥沙踩得松软无比,待暗器打到的电光石火间,用力一坠,沉入地底。“唐洋险些气晕过去,他这手暗器手法专为对付段子羽而练,招名便叫”孔雀开屏“,端的费尽了苦心。上次他以最快的手法打出”满天花雨“兀自被段子羽避过,知他身法诡异,自己手法虽快,亦难一发中的,是以想出这么个绝招来。这一招也只能用来对付段子羽,若是打别人,暗器如是之慢,对方早跑得无踪无影了。唐洋觑准段子羽好强心理,是以先极尽变化之能事,炫其眼目,然后于极近处猝然发难,罩住其同身几十大穴,手法之精妙,力道之准确实已妙至毫巅,蔑以加矣,不料他居然来手”地遁术“,依然无功。唐洋望地兴叹,他虽只一手,实已竭尽所能,暗器功夫再好,也招呼不到地底去,颓然叹道:“唐某仅此之能,倒令段盟主失望了。”

  段子羽笑道:“仅此一手,天下谅无几人能使出,能象在下这么躲避的也仅此一人耳,唐旗使何必叹息。”

  唐洋无言退后,段子羽道:“杨先生,听闻你手下有几位练北冥神功的,在下要讨教一二。”

  杨逍一惊,北冥神功的秘藉他也是早些时方得到,他武功本已博杂无比,临到晚年,已不屑再学其他武功,是以选出几名精明弟子修习,不想此事竟传入段子羽耳中。

  这北冥神功乃北宋年间逍遥派武功,威力固是奇大无比,却也最难修习。内功修练之法与各门各派反其道而行,入手扎根基一段尤凶险无比。杨逍所得秘籍复又残缺不全,年代久远,上面字迹多有模糊不清者。但学武之人得此神功,真如酒鬼遇鸠酒一般,明知百死一生,也偏要尝上一尝,杨逍的几名弟子习练后多经脉忿乱,颠逆呕血而亡,只有两名弟子天资独秀,居然履奇险而如夷,竟尔习成。一名弟子远赴未归,余下一名弟子适在身旁。

  杨逍微一沉吟,暗忖纵然自己下场也讨不到好处,也只有试试这门奇功,或可出奇制胜也未可知,舍此实无良策。便挥挥手,叫弟子下场。

  段子羽笑道:“主随客便,既是我叫阵,你划出道来便是。”

  那人道:“我初习此功,仅学成一掌,便与段盟主对一掌吧。”

  两人手掌甫交,扑的一声轻响,段子羽凝力不发,那人运起北冥神功,将丹田内气散入各经脉中,丹田如丝竹中空,只待段子羽掌力击过来,便积贮膻中穴,而降至腹中丹田,吸化其内力。

  吸了半天,忽感段子羽掌上丝毫内力也无,北冥神功运至极处,亦吸不到对手内力,这等咄咄奇事当真是首遭遇见,直感匪夷所思,他不得已只好收住北冥神功,准备撤掌后跃。

  便在这电光石火间,对方掌力忽如排山倒海般摧击过来,这人登时魂飞夭外,只感体内轰然巨震,百脉崩绝。五脏尽碎,跌出丈外,七窍流血而亡。

  杨逍心痛若狂,不虞自己半年心血尽数毁于一旦,怒吼一声扑上前来,从抽中掣出摺扇,刷的一声,扇面张开,内力运使下,如刀般削将过来。

  段子羽长剑一甩,锵然一声打在扇面上,二者虽质地柔软,相交之下宛如金铁锵鸣,杨逍只感手腕巨震,扇面、扇骨尽成碎片,随风逐散,飘飞如穿花蝴蝶,煞是好看。

  杨逍瞬息间连攻出三十六记“连环鸳鸯腿”,他激怒之下,实已竭尽平生功力之所聚,百劫师太也不禁大声喝彩,单只这一路“连环鸳鸯腿”便足可使人在武林中立万扬名。

  司徒明月也看得目眩神驰,这路腿法她自是尽得杨逍所传,但即便是修成九阳神功后,如要象师傅这般既法度谨严,复又快捷无伦,而又不失潇洒风度,也觉不能。

  段子羽连声喝彩,于腿影中穿梭闪避,他只消发出一阳指,杨逍这腿法连十招也使不到,但段子羽见这路腿法委实精妙无比,竟欲一窥全豹,不忍出指阻止。

  杨逍三十六腿踢毕,却连段子羽衣袂也没碰到,叹息一声,纵身倒跃回去,手中法旗一举,喝道:“退。”

  段子羽高声道:“杨先生,就这么走么?”

  杨逍面色铁青,森然道:“尊驾还欲怎的?”

  段子羽笑道:“你说我中原武林不守江湖道义,我今日可是和你照武林规矩办事,你们若胜了,自可扬长而去,现今败了,连个交待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