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27 章 明教武林重启衅
第2节 明教武林重启衅2
        段子羽这一轮猛攻实已竭尽生平之能,他知若让两侧的明教教众从容围攻,司徒明月与张宇真或可无羔,史青则万难避开明教的毒水、烈火。霎时之间,所使无不是绝技,更以诡异身法撞飞张无忌。

  司徒明月等乘势夹马狂驰,两侧埋伏的教众不见令旗舞动。便不发难,待见群马狂驰,欲待发难已然不及。

  张无忌被段子羽全力一撞,气血翻涌,落地后调息片刻方始如常。

  杨逍忍痛一挥令旗,树林中登即冲出韦一笑、说不得、冷谦等,御尾直追。

  韦一笑、说不得轻功绝佳,一施展开疾逾奔马,盏茶工夫便已追个首尾相连。

  史青在马上抖手打出一把暗青子,说不得布袋一扬,尽数收入袋内,却听轰隆一声,布袋炸成碎片,说不得身上亦几处见火。

  原来史青擅使暗器,便向百劫师太要来几枚“霹雳雷火弹”,此际夹于暗器中打出,说不得不防便着了道儿。

  说不得就地疾滚,扑灭身上的火,史青扬手道:“再招呼你一个,看你用什么接?”说不得拿手兵器被毁,闻言一怔,见她手一挥,登即止步不敢追,惟恐“霹雳雷火弹”招呼到自己身上。

  韦一笑晃身而至,一掌打出,喝道:“给我一枚尝尝。”

  史青不待还招,斜刺里段子羽一掌拍到,喝道:“回去躺着吧。”

  韦一笑只感对方掌力排山倒海般攻至,自己的寒冰功登即反击回来,暗叫不好,已被震飞出去,跌在地上,脸色紫青,身体冰凉,上下牙齿不住打冷战。

  张无忌冲到,见韦一笑如此模样,便知是寒冰绵掌被对手刚猛内力硬生生逼回体中,而遭反噬之祸,忙伸手按在他背上,输送九阳神功过去,为之解寒毒。

  杨逍、殷野王随后即至,张无忌摇手道:“不必追了,这小子武功忒煞高强,难怪中原林肯束首称臣。”

  杨逍、殷野王跌足长叹,不意三大高手被段子羽十招内便打得落花流水,杨逍、韦一笑尚且受伤,眼看尘烟滚滚,对手已绝尘而去,既慨叹良机之不再,亦复骇异其武功之高,已无人能制。

  段子羽等一气驰出四五十里,方放下心来,若单只他一人,无论明教多少高手,他也不会抢路而逃。但自己一方司徒明月立誓不与明教为敌,她武功最高,于自己携手并战可称无故。张宇真武功虽不弱,绝非韦一笑、殷野王之敌,史青、阿喜等对付二流高手尚可,与韦一笑这等高手对敌,绝无幸理。

  司徒明月忿然道:“张教主素称一言九鼎,怎地出尔反尔。峨嵋山上他亲口许诺与你的过节一笔勾消,今日居然连武林规矩都不讲,恃众群欧。”

  段子羽苦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时他欲与各派携手,我又执掌华山门户,是以故示宽容,以便与各派释嫌消愆。而今我一任盟主,各派纷纷与明教解约,我自是明教的头号大敌。”

  司徒明月道:“你虽出任盟主,却也没令各派解约,各派自行解约,与你有何相干?”

  史青笑道:“各派与明教积怨如山,与之携手无非怕被天师教逐一吞灭,现今天师教专力对付明教,各派无此强敌自不愿与明教联手了。宿仇旧怨亦不免复起。”

  司徒明月恨恨道:“他既毁约在先,也莫怪我破誓,除我师傅和同门姐妹外,只要犯到手上,我便杀了他。”

  段子羽喜道:“你如肯与我联手,此辈魔子何足畏,他既先行启衅,我明日传令天下各派,先将之逐出中原。”

  边说边走已至华山脚下,段子羽等下马上山,华山二老和宁采和、成楠远远接出来。

  大家坐地后,段子羽便将此事始未细述一遍,华山众人无不义愤填膺,齐声道:“诛灭魔子,踏破大光明顶。”

  段子羽即刻在华山传檄各派,无论何派发现魔教踪迹,即行联络左近各派,合同剿灭。

  但知武当与明教渊源极深,是以并不传檄武当。

  暮色苍茫中段子羽驰至潼关,有了上次教训,段子羽知明教恨他至甚,明教以复业为重,更不会与他讲什么武林规矩,是以倍加警惕,凡遇树林,山丘等可遮掩设伏之处,必遣人先行巡视,以免再中圈套。一路行来,倒是安然,掌灯时分已回到府上。

  酒后,段子羽来至史青房中,日前韦一笑那一掌虽未击实,但段子羽知道寒冰绵掌掌风煞是厉害,虽见史青无异相,终不放心。

  甫一至门,见史青盘坐床上,运功正苦,脸上果然隐隐有层黑气。段子羽心中骇异,“寒冰绵掌”端的了得,史青只被掌风扫着,寒毒已然浸入肌肤,此时方发作出来。

  段子羽闭好房门,走将过来,将史青衣裳除尽,横置面前,两掌动起至阳之力,为之拨除寒气。

  他此时功力已臻化境,掌上内力欲刚则刚,欲柔则柔,神到意到力到,两掌可分别施出九阴神功与九阳神功。

  史青所中寒毒甚轻,须臾间已然拨净,段子羽双掌内力蓦变,施出九阴神功,为之遍身游走,打通经络,虽一时间不能打通大小周天,史青亦受益匪浅。

  段子羽近日来与张宇真、司徒明月逐日双修,自感冷落了史青,愧负良多。眼见她娇嫩玉体横陈,丰若无骨,雪白如脂,爱怜益甚。是夜宿于史青房中,加意抚爱,枕上更将双修之法密授,两人依式而作,史青初始还不得门路要诀,娇喘吁吁,呻楚连连,段子羽细心诱导,体贴万般,慢慢方入佳境,不禁飘飘欲仙,才知房帏之乐亦别有洞天。

  功毕,史青也斜他一眼,嗔道:“你原来日日与两位姐姐作这个,到此时才告知我,平日里夸口将我三人一般对待,原来还是这么偏心。”

  段子羽笑道:“此功需大有定力,修之方有益,如仅贪恋欢爱,不免堕入邪门旁道。于己有害无益,是以一直未敢轻授于你,绝非偏心。”

  史青回思此中情味,兴犹未尽,二人二度施为,史青技渐精熟,益增快趣,二人宛转百态,已至东方发白。

  自段子羽盟主令檄一传,旬月之间,中原武林烽烟四起,各派泰半与明教交锋,双方各有杀伤。

  这一日丐帮传警。于汉中一带发现魔踪,丐帮一片分舵被挑。

  段子羽即刻约同华山好手赶赴汉中,这一次他只携司徒明月一人,以俟到必要时相助。

  汉中一带乃七手童子势力之域,他虽单人独马,但为人阴刻狠辣,手段复诡异难防,是以除丐帮在此设一分舵外,无人敢在此开宗创派。

  段子羽甫至汉中,即寻至七手童子之家,意欲打探消息。

  他刚到门首,蓦见敞开的大门中飞出一物,伸手一接,却是枚喂毒金镖,门内暗器破空之声嗤嗤不绝。

  段子羽心中一惊,疾飞人内,一柄单刀斜刺里砍到,段子羽反手一抓一夺,已将单刀夺过,瞥眼见此人乃明教中人,劈头一爪,便即抓毙。

  绕过影壁,但见偌大的庭院中数十人混战一处,七手童子跳跃连连,手中暗器不绝发出,铁蒺藜、丧魂钉、蜂尾钉、袖箭、金钱镖不一而足,也未见他有盛暗器的皮囊,手中却似变戏法般暗器源源不绝。

  韦一笑在七手童子身后追逐,他轻功胜于七手童子不知多少,但七手童子浑身上下遍是暗器,亚赛刺猥猬似。韦一笑手甫拍至其后心,不防七手童子背脊一弓,一枝背弩射出,险险将韦一笑手掌射穿。

  七手童子穿蹦跳跃,浑身上下圆球似的。却灵巧无比,他丝毫不顾忌身份名头,专向明教寻常教众下手,顷刻间,被他以暗器击毙十余人。

  韦一笑怒叫连连,紧追不舍,但对七手童子的暗器着实忌惮,寒冰绵掌专向他又肥又大的头颈招呼,暗道,你暗器装的再精巧,终不能藏到肉里。七手童子跃至一根柱间,韦一笑觑准机会,一掌拍下,七手童子避无可避,一拍柱子,柱子中倏出一柄两刃尖刀,韦一笑这一掌全力而出,不留余力,此际收掌已然不及,堪堪拍至刀刃上,登时魂飞天外,眼见断掌之厄不可免,远处倏然飞来一条软鞭,恰缠在韦一笑腕上,将之掌势硬生生勒住。

  段子羽见这一鞭使得颇为精妙,鞭上劲力亦不弱,能将韦一笑全力发出的一掌勒住,这份腕力着实可观。向使鞭人望去,但见一位中年美妇站在张无忌身旁,张无忌自恃身份,站在廊沿上背负双手观战,虽见双方人众死伤不少,仍神定意闲。

  韦一笑拱手道:“多谢周姑娘援手。”那中年美妇笑道、“无忌哥哥,你出手料理了这矮子算了。”

  张无忌方待开口,蓦见段子羽进来,神情大震,一跃过来,惟恐其突下辣手杀人。

  段子羽冷眼巡视场中,见史红石与掌钵龙头、传功长老率十几名丐帮中人正与殷野王、五散人混战,冷笑道:“张教主,你真的一点武林规矩也不讲?”

  张无忌微怒道:“中原武林言而无信,还有什么规矩好讲?”

  段子羽掣剑道:“既然如此,倒省了闲言。”缓缓把剑递出,剑尖颤抖不定,罩住张无忌胸前五处大穴。

  张无忌持屠龙刀在手,沉声道:“芷若,这位便是当今武林盟主段子羽。”手中屠龙刀横担胸前,渊停岳峙,却也不敢有丝毫怠忽。

  周芷若一怔,诧异于这位盟主之年轻,笑道:“段盟主,听说你习成九阴神功,咱俩比划比划。”

  张无忌忙道:“不可轻敌,这位盟主狡诈多端,身兼数种绝学,你别上来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