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23 章 九阴九阳争高强
第3节 九阴九阳争高强3
        这路剑法必是经段子羽大力锤练,方得精妙如斯。当世之上,若论剑道之造诣,段子羽纵非第一,也绝无人敢将之排在第二,而功力之强,更无人可望其项背。

  顷刻问,殷野王身周皆是耀眼剑花,殷野王拳出如山,掌劈似斧,宁采和运剑如风,变招迅捷无伦,殷野王拳打掌劈,一式式凝重迟滞,初看似乎浑无章法,实则是以短制长、以拙制巧的上乘武功。宁采和长剑虽利,但被殷野王掌风激得偏离方位,更不敢被他拳掌砸上,情知内力迎非其敌,便斗巧不斗力,将三十六路剑法使得出神入化,大式套小式,小式中蕴藏数十种变化,虽仅三十六路,使开来剑招绝无重复,倒似无穷无尽一般。霎时间攻出一百余招,虽伤不到殷野王皮毛,殷野王却也无奈之何。

  两人翻翻滚滚拆至二百招,殷野王不禁心中毛燥,他虽是明教法王,江湖上等闲门派的掌门亦非其敌手,宁采和于江湖上名声甚微,自己二百招尚拾夺不下他,于自己威誉大大有损,登即拳掌加力,脚下每一步踏出,都有五寸许的脚印。

  张宇真在段子羽耳旁道:“羽哥,你这位师兄可要不济,怕支持不到三百招。”段子羽点头不语,张宇真武功虽不甚强,但见闻之广,眼力之高,段子羽自叹不如。眼见宁采和剑招愈见迟滞,遇非初时之啄厉风发,暗下思忖:“如何使宁师兄免于一败,新任华山掌门岂能接任伊始便弄个大败而归。”但周围无不是武学名家,自己若暗中相助,必然难逃这些人的法眼,反倒自贻伊戚。思垦半晌,大费周章,也没想出良策。

  宁采和渐觉剑上压力加重,一柄剑三斤、五斤、二十斤,直加至几十斤重,一条右臂竟似使不动长剑,招式愈见粗疏,殷野王一掌劈到,喝道:“丢剑吧。”宁采和自身后跃,右臂吃他掌风扫到,剑虽未出手,手腕已酸麻难举。

  他正欲开口认负,蓦然后背几处大穴一股浑厚、温热的内力涌入,周身立感轻松,这股内力于体内一转,精力陡增。

  殷野王箭步跃到,一拳击出,喝道:“再接我一拳。”宁采和刷刷连出三剑,剑气嗤嗤声响,殷野王不虞他衰竭之余犹有此能,一丝疏虞,长袖上被刺穿三个洞,若非他应变奇速,左手的鹰爪擒拿迫得宁采和连变出剑方位,手腕非被刺穿不可。吓得他疾身后跃,已然骇然汗流。

  宁采和这三剑端的精妙无伦,居然在殷野王鹰爪擒拿手封格下,从诡异莫测、匪夷所思的方位进剑,在殷野王长袖上连刺三洞。

  段子羽最先喝彩,华山派人自不好自吹自擂,武当四侠不虞电光石火间形势猝变,殷野王虽一拳直击,但既劲且疾,宁采和已然躲避不过,除了弃剑认输便是伤于拳下,舍此绝无他途。哪料他陡发神勇,均想不通是何缘故,遮莫宁采和故示疲弱,卖个破绽,以诱殷野王上当?直感匪夷所思。

  张无忌也大声喝彩,道:“段大侠好功夫。”他虽未见段子羽动何手脚,却也知必是他从中大捣其鬼,与自己在君山助范遥相似,只是手段高明些。

  殷野王羞恼交迸,方欲复上。宁采和却知见好即收,长剑竖胸道:“殷法王,承让。”

  飘然退下。

  殷野王虽也明知此中有鬼,但既指证不出,也无法硬赖,自己已然输了一招,欲上去讨回,又失了对手,只得恨恨退回。

  张宇真在段子羽耳旁小声赞道:“好手段。”

  段子羽在袖中发指,他内力雄浑,发出的劲力又柔和如春风,既无破空之声,亦无形迹可测,饶是武当四侠神目如电,也没发现,张无忌也不过臆测耳,终不敢咬定。

  韦一笑知殷野王败得再委屈不过,也猜测是段子羽捣鬼,但既无实证,也只得认栽,心下终是不忿,但见他青影一闪,如道烟般溜至华山派前,端的如鬼如魅,宛如有形无质一般。

  武当四侠和少林圆觉等齐声喝彩,蝠王轻功实臻化境,此等轻功泰半由于天资禀异,绝非人力苦修所能达到的。

  段子羽起身笑道:“韦法王要寻在下比试轻功吗?”他知韦一笑狡诈多端,殷野王虽然狠辣刚烈,仍不失为诚君子,韦一笑可较之难对付十倍,忙忙起身欲接过这场。

  韦一笑听他居然向自己最精擅的轻功挑战,火冒三丈,几欲脱口答应。但转念一想,这小子与自己对敌数次,轻功之佳,身法之快实较自己胜上一筹,自他一出,自己这轻功第一的名头算是砸了。况且比试轻功非长途不可,他若提出到昆仑走一趟,胜负姑且不论、半途上他向自己下手,自己打既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岂非中了他的诡计。

  是以,笑道:“段大侠,韦某乃是向华山派讨战,段大侠有此雅兴,改日定当奉陪。”

  又喝道:“华山朋友哪位指教韦某一场?”

  华山派虽忌惮他威名,焉肯示弱,成楠排众而出,道:“成某不才,领教韦法王高招。”

  段子羽不料以韦一笑之高傲,居然肯在恁多英雄面前示弱避战,大感意外。见成楠出来,笑道:“成大侠,韦法王吸人颈血的绝技煞是高明,待我先告知你防范之策。”走至成楠面前,附耳喃喃,下面握住他手,一股内力透将过去。

  众人见段子羽临敌授策,均感好笑,张无忌也疑窦丛生,怀疑他输送功力。但这等输送功力法须是手始终不离对方身子方始有效,纵然内力已臻化境,亦不过能遥隔几丈输送功力,只消手一离开,功力便失。是以实揣摩不透他意旨何在。

  殊不知段子羽体内真气乃九阴、九阳两大奇功龙虎交会而成,便如天地乾坤所蕴化而成的春风,人人均觉温煦宜人,是以这股内力一入成楠体中,便与成捕的紫霞神功融为一体,成为身家之物。

  段子羽嘴唇微动,什么话也没有,待觉得功力已足,便跃开笑道:“这三式九招,成大侠务必牢记,切莫中了他的道儿。”

  成楠只感体内真气如长江大河般汹涌奔流,直欲涨出经脉而漾溢出来,心下感激无已,躬身道:“多谢段大侠指点成某铭感肺腑,没齿不忘。”

  众人均哄然大笑,暗道对付韦一笑的几招又何须铭记终身,直感匪夷所思。殊不知段子羽这股内力真令成楠终身受用无穷,倒是想忘也忘不了的。

  韦一笑冷冷道:“华山派人上阵,却要向别人讨教,不怕坠了华山的声名吗?”

  成楠朗声道:“段大侠与我,名为兄弟,实为师徒,徒弟向师傅讨教,乃天经地义。”

  众人见他以师兄而甘居弟子,俱感诧异,但细思华山近年来武功大进,声望之隆,俨然有凌驾少林、武当之势,段子羽之功莫大焉。无怪段子羽被迫退位,华山派如丧考妣,对武林各派无不忌恨三分,连武当四侠都被轰下华山。

  韦一笑忽然仰天打个哈哈,道:“不意我韦一笑竟与此等鼠辈动手。”语气甚是苍凉,他纵横武林一世,瞧在眼中的屈指可数,若非执意为殷野王找场子,实不屑与成楠动手过招而自贬身份。

  武当四侠听了也颇为他心酸,数年之前,宁采和、成楠之名何足论数。弹指一瞬间,一个执掌华山门户,剑败殷野王,一个敢与韦一笑对阵,实不意令此辈竖子成名。成楠喝道:

  “有僭了。”一掌拍出,韦一笑意绪萧索,随手一记“寒冰绵掌”迎上,成楠神功有成,便浸淫于四十六路华拳,拳脚功夫颇为了得。左脚斜进,一记“弯弓射月”,拳如箭矢,击向韦一笑胸口。韦一笑身影一晃,已然到他背后,又是一记“寒冰绵掌。”

  成楠四十六路华拳使开,旋身一记豹尾脚踢向韦一笑腹部,接着拳、掌、钩、爪源源而出,冲、推、栽、切、劈、挑、顶、架、撑、穿等手法纷呈,沉稳如象踞虎蹲,迅捷如鹰搏兔脱,招式变化问浑无迹象可寻,一连二十几招打出,一气呵成,的是名匠风范。

  饶是韦一笑变化之速,趋避若神,二十几记寒冰绵掌也尽数走了空,韦一笑“咦咦”连声,直感匪夷所思,华山门下从无这等拳脚高手。

  成楠身形飘动,避实击虚,只避开韦一笑的“寒冰绵掌。”堪堪斗至五十余招,韦一笑轻视之念顿消,凝摄心神,若非自己身法如电,倒要吃上三拳两脚,姑且不论承受得起否,只消被对方打中一拳一脚,自己一世英名便不免付诸流水。

  韦一笑清啸一声,冲天而起,双脚迅捷无伦地连踢成楠胸、肩、头脸,他轻功极佳,脚上功夫自是不弱,只是他向以“寒冰绵掌”威震武林,旁的功夫便不大有名,众人见他倏然间连环十六腿踢出,均大声喝彩。

  成楠头面微仰,掌劈爪钩,霎时间还了十六招,韦一笑十六腿无功,身子摹然倒折,头下脚上一记寒冰绵掌拍到,这一招端的诡异之极,众人眼见他十六腿踢出,已然成强弯之未,非飘身后掠不可,殊不料他这十六记精妙绝伦的腿法乃是虚招,全力却放在这一掌上,直感匪夷所思,暗下啧啧称奇。

  成楠全力应付韦一笑这十六腿,已然蝉精竭虑,韦一笑一掌拍至,正是他旧力方断,新力未生之际,欲待闪避。

  已然不及,只得深吸一口气,两掌上举,砰的一声,韦一笑蓦感他掌上力道极是浑厚,身子倒翻出去,空中连折三个斜斗,化解掌力。

  成楠亦感寒气浸骨,霎时间如置身冰雪中,蓦地一股热气从丹田涌起,汹涌激荡,顷刻间将寒毒化尽。

  韦一笑如鬼魅般疾飘而上,喝道:“再接一掌。”一掌直拍向成楠胸膛,他以为成楠吃了一记寒冰绵掌,一时三刻间难以动转,意欲再加一掌,将之冻僵而毙。

  宁采和抢身而出,欲救下成楠,但他身法不逮韦一笑远矣,方抢出两步,只听砰的一声,却是成楠一掌推出,两掌相撞,各自退出三步。

  韦一笑被震退后,怔在当场,怎么也想不明白成楠何以挨了一记寒冰绵掌后,竟尔夷然无损,成楠复对一掌,亦感身子僵冷,段子羽上前道:“成大侠果然出手不凡,武林中能连接韦蝠王两掌的人可屈指可数。”说着在他肩上拍了两下,成楠登感身体暖热。

  这一番华山派可是扬足了威,露尽了脸,少林,武当还有慕张无忌之名而入盟的武林大豪无不骇然失色,曾几何时,华山派弟子行走江胡,无不遭人白眼冷落,现今真要刮目相待了。

  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你所习九阳神功,在下略懂九阴真经的皮毛,这两大神功并现于世,诚乃千载难逢,在下欲向张教主请益。”他怕张无忌再向华山讨战,自己作了一番手脚,总算使华山一胜一平,荣光无限,倘若张无忌出手,自己作何手脚俱属枉然,遂以九阴、九阳之名先行向张无忌讨战,也免得他高挂兔战牌。

  众人登时群相耸动,九阴、九阳两大神功素称武学双壁。见一而为难,如能得睹两大神功较量高下,实是千载难逢之胜会,无不哄然附和。

  张无忌未退出江湖前便已荣膺“天下第一高手”的美誉,一人学成武功,却没了对手,委实有求败难之叹。九阴真经他自是久闻,也欲一窥其秘奥。当下道:“段少侠有此雅兴,张某自当舍命相陪。”

  杨逍步出道:“段少侠,此番既是九阴、九阳之争,你那一阳指、六脉神剑可不许用。

  否则便以犯规作负判。”

  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也只用九阳神功的功夫吗?张无忌登时大费踌躇,段子羽习过九阳真经,知道其中不过是练气、养气的无上法门,并无武功招式,故尔难他一难。杨逍不明此理,惟恐六脉神剑过于厉害,是以先用言语挤兑住段子羽,不想弄巧成拙,反令张无忌陷入尴尬境地。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乃明教之尊,在下先前也作过华山掌门,内力咱们便限于九阴,九阳,招式上不妨用本派武功,在下便借用华山派的精妙武功。”他一意使华山扬名,便划出这个折衷的道儿来。

  杨逍大喜,如此一来张无忌占尽便宜,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功也是世上神功之一,焉是华山武功之可比,笑道:“段少侠素称心狠手辣,不意心地如是广博,”段子羽笑道:“在下心狠手辣是实,毋庸讳言,却绝非心地狭厌,口是心非的小人。”

  杨逍欣喜之余,一礼退下。只要段子羽不用六脉神剑,张无忌便稳操胜券。

  张无忌沉吟须臾,苦笑道:“段少侠,你弃长用短,让与张某的便宜可太大了。”他是前辈高人,对敌之际本应容让晚辈一些,如此大占便宜心中很是不安。

  段子羽笑道:“久闻张教主乾坤挪移神功妙绝天下,在下欲一并领教。华山立派数百年,自有其武功精华在,也未必输于别门别派。”

  华山派上轰然叫好,面上均与有荣焉。张无忌笑道:“段少侠坚执如此,张某也只有从命了。请段少侠进招。”

  段子羽心中暗道:“你们可失算了,我现今所习并非纯粹九阴神功,脚下更要借用先天禹罡步法,且给你些便宜,也叫你上次当,两下扯平,也别说我口是心非。”

  当下脚下一飘,行云流水般游走起来,并不急于进招,他近来武功实臻化境,已毋需一招一式拆解,只消窥准对手弱点,便可一举奏功。

  张无忌心下凛然,脚下虽不迈动,却不断变换身形,知他不发则已,一发必是雷霆般一击,自己虽然精于太极神功,讲究后发制人,但对段子羽这等高人,实无把握后发先至,克敌制胜。

  两人一如虎踞,一如鹰旋,盏茶工夫尚未交上一招,武功较低的人不免兴致大减,武功高的却无不凛然心惊,但见段子羽虽在游走不停间,周身上下一气贯串,手、脚、眼所对处无不是对方空门所在,只消避得稍迟刹那,便难当他雷霆一击。众人见他技精如斯,无不螳目结舌,暗暗为张无忌担忧。

  段子羽身形飘动,张无忌也连变身形,他高韬海外多年,无事便精研武功,实已到了化神返虚,若有若无之境,段子羽游走虽快,寻其暇隙,他只略略掉换身形,便防范得天衣无缝,他动作虽小,却处于守势,所耗心智实较段子羽为大。

  段子羽忽尔厉啸一声,如虎啸林冈,震得远处树叶籁籁而落。张无忌不甘示弱,也撮口清啸,两股啸声于空中激荡。众人仿佛置身钱塘江边,观看那如山涌荡的大潮,功力弱的已感头晕心跳,忙撕下衣襟塞住耳朵。

  段子羽游走有顷,本欲以身法迅捷取胜,叵耐武当心法守御功夫天下为最,张无忌尽得张三丰心法之真髓,段子羽虽攻如骇浪,他却稳操小舟,难以攻破。段子羽不耐,使以内力挑战。

  两人口中啸声不断,空中直如惊涛骇浪,汹涌澎湃,两股啸声杂合一处,亦不分胜负。

  段子羽蓦地里一掠攻上,电光石火间连发二十几记九阴白骨爪,攻势凌厉狠辣,却尽是虚招,意在诱张无忌出手,露出破绽。

  张无忌掌指倏动,欲以乾坤大挪移功破其九阴白骨爪。

  段子羽一沾即走,张无忌出手虽快,亦难沾到其手爪。

  这一番攻守快如电光石火,杨逍、武当四侠等已感失目眩然,功力弱的看了几式,便觉天旋地转,颓然跌坐于地,虽心中百般不愿,亦不敢再看。

  张无忌忽然纵然拔起,臀部直向段子羽坐下来,这一式诡异莫测,并非中土武功,乃是圣火令上的武功。如若别人以此招对付段子羽,段子羽毫不犹豫,一掌便打得他臀开肉烂,可张无忌用出此招,段子羽不敢小觑,一掠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