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17 章 天龙绝学复见光
第2节 天龙绝学复见光2
        张无忌胸中兀自气血翻涌,第一记天雷神掌他有备而接,旋即转注到一名侍卫身上。这一掌他却毫无防范,虽有侍卫中隔,但张宇初用的乃是隔山打牛劲,掌力透过侍卫悉数击在他身上。若无九阳神功护体,当真也要与侍卫一般了。

  眼见横尸满地,他心地最为仁厚,虽说不得已,心下也不忍,暗忖若不杀尽侍卫,恐难将朱元璋带出皇宫,而为朱元璋一人杀如是多人,恐非仁人之举。况且张宇初和段子羽这一关自己未必闯得过,还有陷在宫中之险。

  张宇初虽知他中了一掌,必不好过,但毕竟他名头太大,惟恐他上来伤了朱元璋,是以不敢继续抢攻,守在朱元璋身边。

  张无忌乘隙调匀气血,厉声道:“朱元璋,你虽保得住命,却未必留得下我,当年明教能号今天下,驱逐鞑子,今日未必不能重举义旗,再复河山。”言罢,腾空而起,向殿外直掠而去。

  殿外侍卫群起拦戳,却被他在肩上、头上、乃至‘十人般兵刃上略一借力,脚不沾地,一留轻烟般鸿飞冥冥了。朱元璋此际才放下心来,喝令侍卫将死尸施出,以待重殓、在养心殿上摆酒,答谢张宇初、段子羽护驾丰功。马皇后得讯,也忙忙赶至,见朱元璋无恙,心下喜慰不胜,她与张宇真最为熟络,当下亲为二人斟酒,值谢不已。宴后己是天光大亮,张宇初被留在宫中,段子羽独自回到天师府。张字真一夜未睡,直等到他回来才放心。待得知对头是张无忌,惊呆了半晌,方恨恨道,“皇上也是歹毒,我若知是张无忌寻他晦气,才不能放你去呢,天下有儿人是张无忌的对手。”段子羽回想张无忌的神勇,也是心折不已,笑道:“他虽厉害,我和大哥也将他逐走了。”

  张宇真恨恨道:“大哥也是多事,没来由树这强敌作甚,张无忌一重出江湖,魔教立时会聚在他麾下,纵然举国之力也未必敌得过,你小小华山派可有得苦头吃了。”

  段子羽年少气盛,颇不以为然,二人回至楼中,二名侍婢忙上来为之拔靴宽衣、这二名侍婢乃张宇真心腹之人,一名彩云,一名也云,虽非国色绝姿,却也具上上姿色。善解人意,此即是张宇真所云欲送与段于羽的两名美婢。

  段子羽虽敬谢不敏,这两婢却认定要跟随他终身的,均怀不二之心。段子羽素性风流,虽无收之入室之意,但平日里亦是调笑无忌,虽不及于乱,但色授魂与,犹盛于颠倒衣裳矣。一张宇清闻讯赶来。这些日子张宇初被朱元璋拉住不离左右,天师教大小事务使由他处分。听得段子羽所述凶险战况,神驰不已。

  段子羽叹道:“恨无利刃,以致处处受制于屠龙刀,否则当可与之一较短长。”

  张宇清笑道:“这是没法子的事,屠龙刀唯倚天剑可与争锋,可到哪去找倚天剑来。”

  段子羽道:“倚天剑倒在我手上,可惜断为两截,无法接续,怎能当屠龙刀之威。”

  张宇清大喜道:“倚天剑真在你手中?莫说断为两截,就是是成了碎块,我也有法子将它续好如初。”

  段子羽愕然不信,张宇真笑道:“天师教旁的本领没有,铸炉冶练可是无人能比,屠龙刀和倚天剑是以千年玄铁铸成,若是有玄铁,随你想铸什么都成,不过,你怎的早不说有此宝物,连我都不告诉,你快说,还有什么宝贝?”

  段子羽笑道:“那就是我了。”

  张宇真啐道:“不识羞,自己当自己是宝吧。”

  几人大笑,段子羽便和张宇清议定,选派几名巧匠人去华山接续倚天宝剑。

  过得几天,百劫师太和华山二老相继传书,言道武林局势突转,请他速返华山。

  这期间,朱元璋屡次托张宇初致意,请他以王爵或客卿身份屈留大内,总掌卫戊,辞卑意诚之至,均被他一言回绝。

  张氏兄妹留他不往,只得亲送至码头上,摆酒送行。张宇真主婢三人泪眼不干,神色凄楚。段子羽虽心中不忍,但悬念武林事态,硬起心肠,挥泪上船,带着天师府的几名铸剑师,扬帆远去。

  一路上昼驰夜赶,水陆交替,沿途多有天师教众照应舟马之需,没到一日,即抵达华山。

  华山二者和詹春等人喜不自胜地将他迎上山,宁采和率一干弟子叩拜问安。

  接风洗尘之宴一完,段子羽便察看两派弟子练剑,数月来,两派弟子勤练不辍,四人剑阵已有小成,两套武功合壁一处,果然威力增了十余倍。

  段子羽心下喜慰,又将剑式不当之处一一修补完善,务使剑阵天衣无缝。又看了一遍詹春所使的昆仑剑法;为之指点其精微玄奥不易领会之处,詹春依之而练,果觉剑术有增,感激不已。

  当晚,在段子羽寝居内,矮者者岳霖道:以听江湖传闻,魔教失踪多年的张无忌教主重出江湖,魔教人士纷纷前往光明顶集结,不知真假。“段子羽道:“委实如此,我在京城中还与这位大教主较量一番。”

  闻者诸人无不骇然,听他讲完经过后犹矫舌不下,岳霖道:“不意掌门人神功如此,想当年我们师兄弟与昆仑铁琴先生和他夫人四人联手,犹被他打得一败涂地,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武功想必更是出神入化了,掌门人与他交手五六百招不落下风,真是可喜可贺。”

  段子羽道:“他武功通玄固然可畏,更可虑者乃在魔教上下对他无不奉若天人,他登高一呼,分崩离析的魔教又将是铁板一块,更难应付了。”

  高思诚笑道:“这有什么,张无忌教主可是仁义君子,有他出面约束部下,魔教或许改好了也说不定。”

  岳霖道:“此一时,彼一时也,近些年来,武林各派除武当外,哪一派不与魔教结了血仇,张无忌纵然宅心仁厚,也未必能尽释于怀,武林前途堪忧。”

  段子羽笑道:“彼亦人也,我亦人也,我就不信中原武林会毁于他一人之手,大家只消将武功练好,到时轰轰烈烈战上一场就是,成败何足论数。”

  华山二老等听他如此豪迈,忧心略减,纷纷告辞,以便他休息。“第二日上午,天师府的铸剑师便在山阴平坦处架起高炉,火势熊熊,接续倚天宝剑。山阴炉火直烧了七天七夜,也不知用什么法,将中断的倚天剑接续如初,连条断纹都没有,真是神乎其技…段子羽持剑在手,将诸物试剑,非但兵刃应刃而折,便是巨石、铁块也如切豆腐般。心中喜慰不胜,暗思持此利剑当可与张无忌的屠龙刀一较高下了。段子羽本欲去少林寺责问大力金刚指之事,”但想此事未明,况且少林寺有七十二项绝艺,千年以来,尚无一人学得全,未必会觊觑大理段氏武功,远至西域抢夺武功秘籍,多半是别的支派所为。想起张宇初所说天龙寺和尚之事,便欲赴西域查清事端。

  华山二老知拦阻不得,况他神功大成。又有倚天剑为助,此行料无凶险,只得送他启程。

  段子羽乘马径向西北而去,不日而至玉门关。

  望着关外漠漠黄沙,夕阳残照,“殷红如血,远处偶尔传来叮叮当当的驼铃声,心中蓦感凄凉,想起后汉定远侯班超所上奏章中云:“臣不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

  细味斯言,不由怅然泣下。

  这一日到得昆仑山脚下。依张宇初所说,寻到了一所墓舍,但见野草迷离,荒榛不修、想到墓中所葬便是自己连音容笑貌都记不起的父母,不由得伏在墓前,失声痛哭。

  忽听周围步履杂沓,抬头见十余名和尚手持戒刀,禅杖环立周围,既怀敌意,又颇好奇地望着他。

  一人大声道:“兀那后生,你与墓中人有何渊源,这般哀切痛哭?”

  段子羽起身拭泪,道:“此乃我父母之墓,我二十一年方得重返,焉能不悲。”“一名须眉如雪,年过八旬的老僧越到前来,喝道,”这年头瞎充字号的可不少,有何凭证?“段子羽从怀中取出传世玉玺,道:“这是我家传家之物,大师过目。”

  老僧接过玉玺,端详了半天,又与几位年老僧人细细审视,就日光下敲击听音,辩别真伪,又向段于羽道:“伸出手来。”

  段子羽不解何故,依言伸出手,那老僧一搭脉门,长吁一口气,道:“是反关脉,确是小主公回来了。?原来段氏皇族生有异征,均是反关脉,别的纵能假冒,这天生成的可是假冒不来。这些和尚闻言之下,恍然问都震呆了般,他们日日在此守墓,所为无非是这一天。

  二十一年来,不知经历多少苦难磨折,骤然盼到这一天,脑子中却如空白一般,一名和尚抛下禅杖,蓦地上前,将段子羽抱住,满脸热泪,一句说也说不出来,双臂一用力,把段子羽抛上空中。三四个年高僧人,也都欢呼踊跃,几个年老僧人老泪横流呜咽出声。段子羽当此情景,也不禁热泪涌出,哽咽难语。见这群人如痴如狂的样子,想到他们日日苦盼,顶风沐雨为先人守墓,感激不已。这些和尚狂了半晌,方向段子羽见礼,段子羽还礼不迭。一行人来至不远处的一所禅寺中,寺额仍是”天龙寺。“段子羽在佛堂坐地,先将二十一年的遭遇略述一遍,众僧听到欧阳九之死,无不合掌诵念佛渴道:“诸方无云翳,四面皆清明,微风吹香气,众山静无声。今时大欢喜,舍却危脆身,无嗅亦无忧,宁不当欢庆,”脸上神情却是肃穆悲壮。

  待听得他迭逢奇遇,练就神功,最老僧人道,“主公所习尽是旁人之宝,自己之宝却还未得,”段子羽道:“我幼遭大乱,逃得命来已是万幸,家传一阳指却是未学。”

  老僧道:“今日原也无须再习别的武功,但老衲为主公守了百余年的宝物,却当完壁归还了,老衲亦得一解脱。”

  老僧人移开座下蒲团,在壁上一处伸指疾射,但听嗤嗤声响,指力雄浑醇厚,正是一阳指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