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九阴九阳 > 第 14 章 英雄大会九阴功
第3节 英雄大会九阴功3
        须臾,又有几人出道遮拦,段子羽二活不说,出爪便抓,月光下如鬼似魅,飘忽闪动,这几人都是小角色,顷刻间即被尽数抓毙,惨叫之声传出老远。“但见离此不远是一处山坳,那面火光隐隐,喝叱打斗之声甚急。却听一人高声道:“百劫老贼尼,峨嵋派的日子到了,快快降了吧。武林各派都在君山开他娘的狗熊大会,没人来救你们了。”接着传来两声惨叫声,不知是哪方人受伤毙命。

  段子羽闻听被困的乃是峨嵋派,登时心急如焚,飞身直掠过去,喝道:“华山派到也!”

  他此时轻功已不在韦一笑之下,这短短的路程自是说到即到。右手掣出宝剑,看也不看,冲入黑压压人群中。

  立时“哎哟”“喀喇”“叮当”之声大作,明教中人正紧紧困住峨嵋派,惟恐人墙不密,被峨嵋派人化作苍蝇飞了出去。哪料外围突然杀出这么一位虎将。段子羽右手剑满砍直斫,如割草相似,左手爪目起鹞落,每一爪下,必有一人重伤或毙命。

  霎时之间,明教阵营大乱,不知华山派到了多少高人。

  正惶乱间,孙碧云策马挥剑从旁侧杀人,大喝道。“天师教到此。”

  他是张宇初的登室大弟子,武功自是高强,剑化长龙,夭夭矫矫,也是锐猛难当。

  两人瞬息间杀过人墙,明教人众已倒下四五十人。段子羽方冲到场中,迎头一面铁牌砸到,段子羽剑斜上一格,当的一声,震得那人铁牌几欲脱手飞出,那人哇了一声,叫道:

  “原来是你!”

  段子羽一看,原来是那日被他当地桩砸入地里的辉月使。左爪蓦然变掌,当头欲拍。辉月使纵横波斯,罕遇敌手,不虞一人中原,被人砸进地里,五脏六腑几欲震碎,是以对段子羽印象甚深,一见掌到,登时三魂六魄走失大半,托地一跳,就地一滚,直逃出五丈开外。

  惟恐再被砸入地里。

  却听一人惊喜道:“羽儿”。段子羽迅急几步,却见百劫师太浑身浴血。,面现疲态,而犹持剑兀立,凛凛然神威不可冒犯,接着峨嵋弟子纷纷施礼,道:“段师叔,多谢大援。”

  段子羽见百劫等一千人退在一山拗中,门下弟子已颇有死伤,余下弟子两人一组,背*背持剑环立,想是迎战已久,每人身上部有轻重不等之伤,血迹殷殷,亦极惨壮。

  孙碧云杀到近前,躬身施礼道:“天师教后学孙碧云拜见师太。”

  百劫淡淡道:“峨嵋之事,不敢烦劳贵教,孙道长请作壁上观吧。”语气生涩,似对天师教有极深的梁子,虽值生死存亡之际,也不愿受其援手之惠。

  孙碧云大是不忿,心下骂道:“老怪尼,你峨嵋派人人都死绝了,本道爷也懒得伸伸手,这会子大刺刺的。”但见段子羽对之恭敬无比,只得汕讪而对,权当这份容忍是忠师报教吧。

  段子羽留补察看四周,没注意二人表情。百劫怪道:“羽儿,你怎么不在君山,赶到这里了?”

  段子羽随口应道:“天师教传警,君山上的各路英雄纷纷前来救援,弟子脚程快,是以先到了一步,各路英雄随后即到。”峨嵋弟子听大援在即,也不禁欢声震奋,哪知段子羽不过是大吹法螺,虚张声势,用的是攻心之术。百劫却是半信半疑,她近几日与天师教大打了几场,杀伤不少天师教人,天师教岂能为之传警?

  明教人众也登时沸然,此次为首的是波斯总教十二宝树王的六王,风云三使和东上明教的五散人、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烈火旗掌旗使辛然和洪水旗掌旗使唐洋,也可谓集中外明教之半成。原欲到君山大闹一番,就此打得中原武林一败涂地,永无翻身之日。哪料到得此间,遇峨嵋百劫师太率全派精锐向天师教寻仇,打了几个胜仗后与之相遇。

  百劫师太性如烈火,又嫉恶如仇,一见明教大举袭击,必是对武林大会不利。她孤做性成,自恃武功高强,也耻于派人向君山报讯,竟尔以一派之力独挡群魔,双方已血战了四五日,各自死伤无算。明教教众虽不如峨嵋弟子精干,但人数众多,到得后来,峨嵋便被困在这山拗中。

  明教被拦截得火起,索性弃了君山一面,专攻峨嵋,意欲将之一举灭尽。

  也亏在百劫师大武功超绝,一人抵挡六位宝树王兀自不落下风,六位宝树王若非联手攻敌,配合默契,倒要折损在她手上了。只是门下弟子被风云使和三位掌旗使杀伤不少,段子羽冲进之时,峨嵋派虽仍苦苦撑持,也已近油尽灯枯之时。

  风云三使一见段子羽生龙活虎般闯进来,大是差愕,前番惨败,此际犹感悸然,忙以波斯语向六位宝树王禀明,请他们出手对付。

  哪知六位宝树王也识得段子羽,更是大感踌躇,眼见那日大船上教主待之优之至,临去时犹送至船头,酒泪而别。教主和他在舱中叙话多时,亦无人知道这小子与教主的关系密厚到何等程度,惟恐出手伤了他,万一他日教主责问,须是大难应付。

  洪水旗掌旗使唐洋没与段子羽对过阵,虽久闻其盛名,心下究是不大服气,见众人畏畏缩缩,无人敢出,大是着恼,惟恐再延宕一时三刻,各派大援一至,自己反有被围之虞,他在五位掌旗使中武功与颜恒相仿佛,却高于吴劲草和辛然。当下越众而出,喝道:“段掌门,久闻阁下武功高强、心狠手辣,不才唐洋倒要领教一二。”

  段子羽一见明教四周尚有二百余人,峨嵋门下不过四十余人,且多有伤在身,难以久战,见唐洋一出,从服饰上识得他是洪水旗掌旗使,乃五行旗的首脑人物,心下一喜,向前几步道:“久闻唐旗使威名,今日识荆,幸何如之。在下武功浅薄,心狠手辣一端较之唐旗使可相形出绌,自愧不如了。”

  唐洋听他将“心狠手辣”这四字评语原壁奉还,不禁一怔,转念想到自己多临战阵,杀人惟恐不多,较之武林凶杀人数自是多出十倍有余,倒也受之无愧。唐洋乃四川唐门弟子,除一身拳脚功夫外,暗器使的尤为精到,平日临敌上阵,持一柄烂银枪,也是威风八面,锐不可当。但与段子羽这等武林高手相对,那枪法是不敢使出了,惟有以拳脚和暗器相抗。

  唐洋取出鹿皮手套戴上,冷冷道:“久闻段掌门剑术高超,不才自认兵刃上非是敌手,无奈要以暗青子招呼了,段掌门莫怪言之不预。”百劫冷笑道:“那就暗器对暗器,唐旗使何不尝尝霹雳雷火弹的滋味?”说着掏出几枚黑黝黝的铁丸,递给段子羽。

  唐洋一闻“霹雳雷火弹”之名,神色大变,这歹毒暗器的厉害他和吴劲草、辛然都见识过,颇难应付。

  段子羽自付“九阴白骨爪”功夫已然大成,恃之足可横行天下,又有“蛤蟆功”为辅,对付唐洋自是游刃有余,笑道:“看来唐旗使对在下的剑术和这‘霹需雷火弹’诸多顾忌,在下便空手接唐旗使几招。”

  唐洋一喜又是一怒,这小子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此番只求败敌,不在扬名立万,占些便宜总是好的。两脚不了不八,左掌在前右掌在后,立好门户道:“段掌门请。”

  只有风云三使为他暗暗叫苦,心道:“这小子空手更是厉害,唐洋可要入地三尺了。”

  但此番波斯总教前来,与东上明教颇不相睦,杨逍等人不肯听蛮夷之人的摆布,是以这三使颇存了幸灾乐祸之心。

  段子羽道声:“有潜”。脚下一飘,虚出一爪;唐洋一掌相格,段子羽第二爪已电闪抓到,身子直抢中宫而入,唐洋飞腿直踢,段子羽一爪抓下,凌厉无俦,唐洋仰身射出,哧的一声,一条裤管已在段子羽手中。若是他闪避稍慢刹那,一条右腿便不免多五个窟窿。

  唐洋不虞他身法快捷如靳,直与吸血蝠王韦一笑不相上下,方知颜垣等人死得不冤,吴劲草、辛然败得不惨,这小子哪里是人使武功,倒似鬼魅一般,飘闪无形。

  唐洋不再怠慢,解开腰间豹皮囊,取暗器在手,喝道“铁蒺黎,无毒,打你‘肩贞’。”唐洋乃暗器名家,虽居劣势,却不失暗器名手的风范,出手之前先叫出暗青子的名称,有毒无毒,及所打方位,使对子先加以防范,若再不敌,也就败得心破口服,无言可发。

  段子羽见两枚铁蒺黎果然打向双“肩贞穴”,心下亦服其出手光明磊落,觑得真切,一伸手将两枚暗器收下。

  百劫和孙碧云齐声喝道:“小心有毒。”但段子羽两爪已练得坚逾精钢,暗器纵然有毒,只消刺不破皮肤,却也无碍。

  唐洋见其接下如拾芥,心下骇然,这两枚暗器劲力虽直,力道却也不小,又满是倒刺,不料他敢空手握住,心下骇然,喝道:“梅花镖,剧毒。”这次却不说明方位,言明有毒,看其如何应付。

  却见五枚小嫖在空中绽如梅花,破风之声甚急,待得打到段子羽身前三尺之地,陡然前后相撞,火花爆闪,冷谦打烂银短笔的手法便是从唐洋手中学得,只是功力之高下却不可同日而语了。五枚短镖铮然之声大作,绕着段子羽身遭左右疾速盘旋不己。唐洋双手连扬,喝道:“飞刀、袖箭、铁菩提、铁莲子……”口中吆喝之声愈来愈急,到得后来,已无人听清他报的是什么名目了,霎时间,百余件暗器,如密云急雨般罩住段子羽,唐洋竟全力以赴,竟欲一举奏功。

  大家俱惊愕失声之际,陡感眼睛一花,段子羽已站至唐洋面前,微笑道:“唐旗使还有多少宝贝未使完?”

  唐洋震骇欲绝,眼见那百余件暗器尚在空中盘旋、激撞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这百余件暗器何啻一座天罗地网,这小子如何安然逸出,闪至面前?他不及详思,随手一掌当胸推出,掌风激荡,掌力也是非凡,蓦感掌心剧痛,不禁惨叫出声。

  却是段子羽恨他出手大狠,若非自己精于“先天禹罡步法”非被射成刺猬不可,伸爪直抓,透穿唐洋右掌,进步上前,连封他任脉十余大穴,喝道:“九阴白骨爪,无毒。”

  大家都不禁莞然失笑,九阴白骨爪又非暗器,何必效唐洋之举,殊不知习练九阴白骨爪的陈玄风、梅超风夫妇和周芷若、宋青书四人,为求速成,不得不日服少量砒霜,然后运功逼出掌外,以增强功力,是以爪上均含剧毒,到了段子羽手上,先习九阴神功的内功篇,方习“九阴白骨爪”,省去此途,爪上便也无毒。

  吴劲草、辛然见唐洋受制,齐齐抢出来救,但见爪影横空,白森森的可怖至极,慌不迭向后退跃。

  洪水旗下教众见旗使被擒,登时鼓噪,一齐举起手中毒水喷筒,拟欲射出,段子羽举起唐洋在空中一舞道:“各位欲使唐旗使尝尝毒水的滋味吗?”唐洋哑穴被封,作声不得,各教众见段子羽身形如鬼似魅,这毒水射出,多半射他不到,唐旗使非皮焦肉烂,一命呜呼不可,纷纷放下喷筒。

  段子羽倏然退回,将唐洋放在地上道:“给唐旗使包好伤口,洪水旗的朋友有一人敢放毒水,咱们便给唐旗使一枚‘霹雳雷火弹’吃。”峨嵋女弟子哄然答应,即刻以金创药将之伤口包好,又在他胸口放一枚“霹雳雷火弹”。

  洪水旗下教众见状,忙不迭将喷筒藏在身后,惟恐一时错举,发生误会,在送了旗使性命。自张无忌去后,五行旗自成联盟,对杨逍阳奉阴违,杨逍也无奈之何,各旗教众只忠于旗使一人。此际见旗使被擒,登时手足无措。

  周颠大叫道:“段掌门,你英雄了得,我们五散人也很是钦仰,这般以人质相逼算什么好汉行径?”

  段子羽笑道:“贵教以众凌寡,又算得什么好汉行径?周兄若感不公平,只与段某斗上一场,如赢得在下一招半式,立时放人。”

  同颠摇手道:“不成,武功上我周疯子自认不敌,动手过招免谈为妙。我们这里有几位波斯大和尚,你与他们交交手吧。”众人皆笑,周颠也有自认不敌之时,均感匪夷所思,他向来是倒驴不倒架,宁死不眼输,但听他轻轻一言,便将战端引至几位宝树王身上,这架桥拨火的本领也精得出奇。

  四散人上次惨败在段子羽手下,直是败得心服口眼,那时段子羽若乘胜进招,四散人均难以生还。此时彭莹玉虽在,但他素以智谋过人,武功上并不出奇,是以五散人虽齐聚一处,但感于上次不杀之情,也不愿上前动手。彭莹玉心思一转,便教周颠如此这般,周颠也依样学了个十成十,来个“嫁祸东吴”。

  波斯总教十二名宝树王除留六王随小昭镇守大光明顶外,余下六王随三使同五行旗远征君山,不料在此遇见教主口中常说的“小弟弟”阻难,正密议如何对付,当下智慧宝树玉走出道:“小朋友,你乃吾们教主的小弟弟,如何与吾等为敌,快快退出吧,免得教主怪责。”

  段子羽悄声问百劫师大,方知此六人乃波斯明教的六位宝树王,武功了得,变化难测。

  段子羽方恍然明了,那日船上所见的那位雍客华贵、如仙子临凤的大姐姐居然是明教总教主,心下骇然。其余众人间听段子羽成了波斯总教教主的小弟弟,更感匪夷所思,洒然失笑。

  段子羽拱手道:“我大姐姐可好?”

  智慧王也人乡随俗,拱手还礼道:“吾圣教主金体愈来愈好,好得无以加矣,”他所学多是从书本所得,尽多拗口之文言,又运用不熟,众人俱听得哄声大笑,半明不白。

  智慧王又道:“圣教主有旨,令吾等寻到尔后,带到大光明顶去晋见,尔快到这里来,待吾等杀了这些人后,一齐去晋见圣教主。”一说到“圣教主”三字,他便双手合什,举过头顶,虞诚膜拜之情倒是“无以加矣”。

  段子羽心中暗笑,道:“我大姐姐叫你们来杀我了吗?”

  智慧王诧异道:“莫有,莫有,此有此等事。段子羽伸手一指道:“这些人是我的师伯、师兄、师姐、师妹,杀不得的。尔等欲杀他们先杀了我。”

  智慧王摇头不迭道:“尔者,杀不得也,彼者,非杀不可也,”段子羽便与他尔我彼此之乎者也的大辩起来,段子羽本就利口慧舌、妙辩无碍,如此这级与他大搅一通,不多时间,使把这位号称智慧第一,位列第二的宝树王闹得晕头转向,所会的汉语本就不多,此时一乱,回舌不便,波斯语也夹杂着泉涌而出,不伦不类之至。

  众人既感怪异好笑,又都匪夷所思,怎么也想不通段子羽怎么与波斯明教人大有渊源,连五散人和吴劲草、辛然也是如坠五里云中,茫然不知所向。

  室树王中位列第一的大圣室树王见段子羽死辩不退。

  智慧王居然辩之不倒,情知如此下去,永无休止,上前道:“圣教主令吾等请你前去,小朋友,随吾等来吧。”伸出蒲扇般长满浓毛的手抓到。

  段子羽只盼能舌战群王,将之“战”走,有唐洋在手,五行旗自是无人敢有异动,一场凶险大战也就可免了。否则双方血战起来,自己与百劫、孙碧云纵能杀出重围,一千受伤弟子却不免要被分尸了。哪知这位大圣王说打打,无奈挺爪戳去。他自与小昭分别后,常想起她弹琴而歌的天人姿态,仰慕不已,实不愿伤了她的下属。

  大圣王在诸宝树王中武功最高,只道掌到擒来,暮见五根白森森手指抓来,也是一凛,却掌势不变继续抓来。